「我們一起走過去。」

昨天趁著假日時晴朗的美好,和小奏去Drip Cafe用餐。

沒有束縛的聊了一個下午,感覺真好。
不需要滿是技巧的問話or對談,只要簡單的傾聽就好。

聽話也不需要耗費太多心力,想追問的就問,不想問的就微笑沉默。
她懂的,你也懂得。

回到家後感覺充電充的飽飽的。
決定再收成一次手機上的香菇就要認真努力打報告。

打開螢幕的那一秒鐘,我看到小奏在出門前留給我的一句話。
因為沒有行動上網,所以當我走出家門二十公尺後就沒有網路。

小奏的那句話其實有前後文,大意是指:
她的公車會到市政府捷運站的3號出口,要我先在那兒等她,然後

「我們一起走過去。」

看到這句話的當下,突然一股無法言喻的感受由一顆心最底端的慢慢溫熱上來。

也許是我想太多了,但我真的很感動。
原來我們多麼的渴望,有一個人能夠這樣跟我們說:

「我們一起走過去。」

不論前方是困境、是沼澤、是磨難、是岔路、是濃霧…
有這麼一個人,對你伸出手,並且這麼說。

就這樣短短的一句話,我卻能完全相信不會被拋下。

這次的聚餐好可惜少了另外一位好捧油餅乾兒。
知道妳最近正面臨極大的壓力與挑戰,時時處在崩潰邊緣。

很心疼也覺得很難過,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幫助妳,
只能默默的,小小聲的為妳打氣加油。

也許這次沒有見到面,沒有聽妳發發牢騷宣洩心中的壓力。
最近我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難與挑戰,所以想跟妳說一聲:

「加油,我們一起走過去」

希望妳守的雲開見明月,一切都正在好轉。
Best Wish♥

你們很棒!

102年專技高考放榜,高考臨床心理師共計63名。

其中的12位都是我認識的學長姐,恭喜你們!!!!!!!!

這一路走來不容易,也辛苦了。
握了很久的號碼牌,終於走進那扇大門裡。

希望你們會更努力的繼續走下去,成為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的臨床心理師。
Congratulations! & Proud of you!

誰都勸不聽的堅持

不要因為Bitch,而放棄尋找你所堅持的。

即使盲目,即使模糊,即使等待,也要相信,你會找到你所想要的。
而且你所想要的,絕對存在這世界上,不容質疑。

一路上可能充滿障礙,或總有人想找麻煩,有時陰天有時雨;
但請相信,就這麼受了點傷的繼續下去,死不了的都沒關係。

需要瘋狂的相信,因為稍有遲疑,停下腳步後會開始對自己充滿懷疑。
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掉進絕望的洞裡或是走到岔路,路名是放棄。

Bitch總會存在,以任何形式,
當你懼怕他們,他們在你心裡,當你畏避他們,他們在你身旁。

Bitch有自己的Bitch人生,而你也應該有不受Bitch影響的人生。
他們矯情,所以我們要更真誠的面對世界和做自己。

對於失敗存在的可能性,打死否認到底。
沒理由的堅持下去,直到你能夠問心無愧的給自己一個掌聲,

我相信你可以,我一直相信你可以。

在麥當勞

昨天PO在facebook是與奇人慧慈姐姐的合照。
其實大家並不知道,照片裡的人前半個小時,正在崩潰的大哭。

連假結束前,鼓起勇氣去找同樣是在療養院體系實習的同學聊聊。
我一開始真的沒有要討拍,只是想知道大家過的如何。

但沒想到當同學說出他的督導什麼都沒給,只有給出滿滿的溫暖時,
讓我淚崩了。

胡迪說:「我覺得每次跟督導討論,都讓我更挫折、更沮喪,因為不斷的被責罵。」
同學問:「蛤,我以為跟督導討論是要被鼓勵的耶!」

胡迪問:「那你的督導都跟你討論什麼,不是都討論個案嗎?」
同學說:「沒有耶,我督導都說『比起個案,我更想知道你好不好?』這樣。」

胡迪說:「我…哎…其實督導人很好,他很厲害…可能對我的期待比較高吧」
同學問:「為什麼你還要幫督導說話,不喜歡他就不喜歡阿,壓力很大就說壓力很大阿」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敢承認、不敢說出「我覺得督導對我不好」或「我討厭督導」這樣的話。
我也不敢跟別人說「我的壓力好大」,我怕我說出口,就會 Q________Q

然後今天第一次當心理劇團體的leader,果然又搞砸了。
被挑剔了很多地方,再次顯得我一無是處。

天知道有多少東西是我過去好幾年努力學來的。
最尷尬的就是學也沒學好,連自己最原始的樣子也忘記了。

不由得想起成語「邯鄲學步」:
生搬硬套的學習方法不可取,不但沒學到別人的,反而連自己原有的也給丟了,真是大可不必。

於是下班後開著車一路從八里哭回新店。

時間到了嗎?

今年下半年結婚的人兒還真多。

上上個週末,我還獨自去吃了對面巷子裡某位麗珠阿姨的兒子的囍宴。
但其實我完全不認識那位麗珠阿姨,大概就跟所謂的月霞阿姨、滿妹阿姨一樣。

可是老媽硬是接了那張帖子(但她自己要去上班)
還很大方的包了3600要我帶去,我問我媽:

「幹嘛包這麼多?」
「麗珠阿姨認識好多年了!」
「可是我又不認識,而且我結婚沒有打算要請這些街坊鄰居喔」(頂多只有隔壁的阿姨)
「唉唷,又沒關係,到時候的事到時候再說啊」

不是很懂這種根本就是把錢捧著送給別人的行為到底從何而來。
雖然一點都不想出門,但還是換了漂亮的衣服+畫了淡妝。

要出門時聽到我媽在廚房喊著不知道什麼「臭臭的」,於是我問

「什麼東西臭臭的?」
該不會是我手上這隻貓沾到什麼東西臭臭吧?!

於是鬆手把布丁趕緊放到地上。

「我是說,妳不要一臉臭臭的啦~」我媽走來客廳跟我解釋。

然後小姐一句話都不想說的就出門了。

以上是上上週單槍匹馬要去吃喜宴前發生的小小趣事。

最近結婚潮真是凶狠,每個週末一定有人打喜筵的卡。
有時候看到漂亮的新娘子是還滿賞心悅目的(尤其是漂釀的白紗)
但有些新娘好像忘記先減點肉肉,差點把禮服炸開的那種我敬謝不敏。

某個週末時,讓我最意外,某位超級落漆助教竟然結婚了。
想當初大學的時候,那位助教幾乎每堂課都遲到,然後做事情的一貫風格都2266。

他竟然結婚了耶?!

還有某個週末時看到大學時期學妹的婚紗照。
除了恭喜之外還有傻眼,學妹結婚了,那我們這些學姐到底在幹嘛⊙▽⊙"

五專的室友也跟我預告明年一月她也要牽著消防王子的首步入禮堂。
再看著五專同學每天PO帶著女兒出去玩的照片。

大家的人生時程都好不一樣。
只是我的什麼時候到啊?(哎,怎麼老爸老媽不催婚,我自己先急了勒)

由於最近的結婚狂潮,讓我不得不反思,難道就是所謂的「時候到了」。
傳說中身邊的親朋好友們會開始瘋狂結婚,然後就漸漸的剩下你一人,
會在各種大大小小的場合被問「什麼時候換你呀?」「需不需要介紹啊?」

嗯,我想是的,起點開始了。

但姑且不論小姑我是否會嫁出去,可是我超期待收到某幾的人的帖子的欸!

像是國中的潘潘、五專的瑪拉、大學的餅乾、研究所的朱小婉。
對了,然後其他人的我就…

也不是說你們就不可以寄給我啦!!!!! 也是可以拿給我的噢~
那我再僑僑看時間嘛,你們知道的,有時候比較忙…

好想問問看最近結婚or打算結婚的人,
他們有想過自己會這麼早就結婚嗎?

結了婚,是不一樣的人生欸。

我的家庭真可愛

整潔美滿又安康(?)

小時候傻裡傻氣的唱著這首歌,不是很有感覺;
因為我家很少走整潔路線,通常有點亂亂的,
但至少我以為所謂的「家庭」就是可愛、美滿,然後安康。

可是長大後,家裡有人投資失敗、有人欠錢、有人跑路、有人生病、有人離婚、有人過逝。
也曾經吵的不可開交,讓孩子暗自想著父母離異要跟誰;
或是因為金錢的糾紛,讓昔日的手足成為老死不相往來的仇人。

家庭可愛,似乎變成只存在童謠裡的理想神話。
真正的生活,不是永遠的一團和氣與風平浪靜。

I need human: for talk

標題看似是一段很爛的英文句子,我也不確定是否有文法上的錯誤。
不過whatever~

經過兩週沉默卻依然沒有金的實習,我發現我想找人說話。
不需要是同行或是熟識的人,隨便的「正常人」即可。

因為…最近的生活壓抑的太可怕。
每天上班、下班,不是跟病人做心理治療會談,就是被督導抓去電的討論。

回到家,跟家人講實習中遇到有壓力的事,我又很難解釋。
外加我媽最近大概憂鬱症發作無誤,面對家裡還有一個病人,感覺實在複雜。

缺乏與人溝通的狀態下,我都快忘記我還會不會說話。

跟病人說話時,總是有治療師的樣子。
跟督導說話時,總是有蠢學生的樣子。

以及跟家人說話時,總是好像都很好的樣子。

總覺得最近的自己好迷失,究竟要怎麼說話,都不會了。

回應個案時,總是持續症狀干擾的鬼打牆,無限重複循環講他想講的,我神經都快斷了。
回應督導時,就會得到「不是說你這樣說不好,但是可以怎樣怎樣怎樣–」啪的一聲響。

聽了太多督導們苦口婆心的建議「應該怎樣怎樣」「其實怎樣怎樣」

於是今天跟個案會談時我大當機。
個案瘋狂的跟我抱怨(超難得,因為以前她只會哭給我看)

她瘋狂的抱怨完畢後,我就愣愣的看著她。
也忘記自己到底是什麼表情。

個案看我完全沒有要回話也沒有反應的樣子,低下頭,換她沉默了。

其實我有在聽,而且聽的很徹底。
就如同督導跟我blablabla講的那一堆。

「噢!個案現在生氣了」、「她生氣的原因是…」、「我該怎麼反映給她」
「要超越content看到process啊!」、「天啊,我開始感到不耐煩了,我想到什麼?」
「喔喔,我反移情了嗎」、「那我現在的感覺是什麼」、「我不爽的時候會希望別人怎麼回」
「XXXXX這樣的說法是同理嗎」、「就是現在做個summary吧」、「個案是不是又找藉口了」
「要怎麼說才可以增加她的自我覺察?」、「要here and now!」、「等一下,停在感覺層次別動」
「所以現在我該說些什麼呢?」

沒錯,一切運轉完畢後,卡在最後一句。
於是我什麼也沒說(攤手)

大概可以列入個人會談生涯前十大爛談(菸)

我漸漸開始覺得,會談中的自己不像自己,只是空有腦袋在運作的有機體。

技術沒有學好,特質也漸漸跑掉。
到底在幹麻呢?

所以我需要另外一個人類跟我說說話,把原本的自己找回來。
我希望她還在,希望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