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焦實習生

第一站實習終於進展到,倒數一個月又三天。

But就在今天,被電爆了。

雷神索爾(要是被索爾電,一定能帶著微笑阿 >/////<)

下午跟了「將軍」醫師的診。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他這雄赳赳、氣昂昂的綽號哪兒來的)

剛進診間,門診的護理師看到我特別開心。
因為在一週前我自爆過去有護理背景,大家突然對我都好親切@ˇ@

護理師默默跟醫師咬起耳朵:
「欸,這學妹超優秀的,她以前是我們護理人員耶,要好好教人家喔!」

我在一旁聽了可是抖抖抖 ⊙﹏⊙""

隨後見醫師轉頭過來,對我笑一笑,說:
「太好了,我們有共同的語言可以好好溝通。」

不~~~~~~~~其實我是外星人啦,哩公蝦毀,挖攏嘸災 (*’v`*)????

原想說將軍醫師赫赫有名,病人應該多到看不完,我負責觀察就好。
但沒料到今天生意慘淡,小貓三隻,整個下午只有三位病人!!!

在第一位病人看診結束後,我還努力的埋首在筆記中,聽到醫師跟病人說:
「來,轉過去,今天你當助教,這是我們的學生,跟她說說話,說什麼都好~」

我緊張的抬起頭,立刻換上專業+職業+陽光燦爛的微笑。
只見病人神色也頗為緊張,轉過來先頷首向我點個頭,然後說:

「你、你、你好,我有幻聽跟妄想。」

這是什麼開場白啦!!!!!!!!!!

身為已經實習快屆滿半年的實習生,當然要立刻憋笑並提出有意義的提問:
「你好,那這些問題還會很困擾你嗎?最近心情好不好呢?晚上睡得還好嗎?」

病人一樣很緊張的說:
「都還好,都還好。」

將軍醫師立馬就開口問了:
「你有聽過open-ended question和close-ended question」

他一邊寫著病歷,一邊帶著笑容示意病人可以先行離開。
我緊張的心想著「死、定、了」

「是的,有。」

將軍醫師:「你剛才的問句…」
菜鳥實習生:「對,應該可以再修正的。」(擦汗)

這是很基本的功課,比起封閉式問句,開放式問句可以得到更充分的資訊
並表達同理,是一種尊重,也才能夠探索對方內心深處的想法。
當確定問題核心之後,再使用封閉式問句進行澄清及確認,這是標準的做法。

啊~~~~在江湖上打滾了這麼久,我竟然忘記這基本的功課 (摀臉)

後續兩位病人因為把症狀的內容講的很清楚,我就沒有機會再與他們對話了。

少少的三位病人,即使醫師再怎麼認真的看診,也是一下子就看完。
然而將軍醫生有感身負教學重任,在沒有精采案例可供討論的狀況下,

開始進行相當多元豐富,充滿學術討論的教、學、活、動 (阿渣…….)

是的,將軍醫師開始問我,噢不對,
是開始幫我「複習」八百萬年前學過,而我早就還給各位老師的知識。

從生理解剖開始(不只大腦,是全身!!!),細胞組織學、系統構造、神經突觸等
然後是神經心理學(我的神經瞬間都萎縮啦!!!),每個腦區、神經迴路、負責的功能等
接著還繼續追問神經傳遞物質、作用機轉的位置、接受器、結抗作用等
後來加碼考人體內分泌、腦下垂體前葉、後葉、腎上腺皮質、髓質所分泌的@$%#
最令我難忘的是藥物名稱、藥理作用機轉、影響中樞/週邊神經系統的藥物也考了…

原以為我還算是有點念過書的半吊子,沒想到PRN時卻完全派不上用場 (泣)

頓時覺得自己腦袋裡裝了什麼鬼東西,怎麼會什麼都沒有勒勒勒勒勒勒!!!

吶喊

 

 

 

 

 

 

 

 

 

 

 

 

 

 

 

結束前,我用已經被電僵的微笑向醫師表示謝謝他今天「指導」。
醫師語重心長的問:

「你以前的那些書都還在嗎?」

「在。」

「今天回去,把他們都拿出來再唸一唸,看一看,滿有意思的。」

「是…。」

「有些東西很不錯,很有趣,各種知識結合在一起才算活用。」

「是…。」

「很不錯欸,我們有共同的語言可以溝通。」

「是,謝謝醫師今天的指導。」

「 繼續加油。」(笑)

———————————————————————————

後記:我一點都不想跟富有教學熱忱的醫師有共通的語言啊!!!!!!
拜偷這輩子千萬不要嫁醫師,會崩潰…

回到實習室後整個人感覺到異常的寒冷與疲憊。
今天應該也是滿好睡的 (弱)

廣告

有益身心的好活動

最近我新迷上的活動:睡覺。

以前的我真的不怎麼喜歡睡覺,曾經挑燈夜戰報告、心理傳記、RO衝等、情人節卡片…
真的曾經覺得睡覺好浪費時間(現在想想大概是mania發作 顆顆)

但這一個月以來,應該是因為氣溫漸漸下降的緣故,
以及我開始會作一些很有趣的夢,甚至比現實中的事情還有趣 (打呵欠)

所以每天都好期待可以快快到睡覺時間。

連續好幾晚都是有趣的夢,便會偷偷想著這些內容如果能拍成電影該有多好。
一定很酷。

當現實生活太單調乏味的時候,在夢裡探索,出發前往你的潛意識,
成為一種不花時間、不花錢的旅行。
圓仔

(瞧!圓仔睡得如此開心)

華麗的旋轉木馬

接案後,被問到「跟BPD的個案做心理治療,究竟是什麼感覺阿?」

其實我覺得,每位個案都有特殊與複雜的地方,以及迷人之處。
而BPD的個案,也差不多,只是特殊與複雜度要乘上100這樣。

我可以理解,這些問題的疑惑。
就像是在遊樂園中,你抬頭看著那些乘坐雲霄飛車的人們。

各個嘶吼尖叫、表情驚恐,下來後直喊「好恐怖!好恐怖!」
你問他們,究竟是什麼感覺,他們只會一臉表情複雜的跟你說:

「上去坐一趟,你就會曉得。」

——————————————————————————————————————-

總算是與『飛車個案』說掰掰。

重新準備好之後,我的下一位個案,就好像是乘坐旋轉木馬那般的溫和與輕快。
慢慢的、緩緩的、一起轉著圈圈,視線有相同的方向。

旋轉木馬音樂盒

 

 

 

 

 

 

 

 

 

 

 

 

我在實習的週誌裡寫道:
搭乘過雲霄飛車,享受驚險刺激,才能體會旋轉木馬溫和的律動,緩和心情;
兩者各自有其樂趣,及其奧秘。

昨天進行第三次的心理治療,在我還沒準備好時,
個案在我面前大哭,憤怒又難過的講起過去自殺經驗。

我心中所感到的衝擊不小,在我眼前一直都是很虛弱狀態的個案,
突然以拔山倒海之勢,轟隆轟隆的倒出各種情緒。

在某幾個剎那,感受到與個案的命運相遇了。

開始想著,如何讓這架旋轉木馬在精心佈置之下也能華麗炫目,
沒有心跳加速,更沒有橫衝直撞,但同樣吸引人,發覺其獨特的樂趣。

讓我們一起乘坐,華麗的旋轉木馬,好嗎。

華麗的旋轉木馬

 

 

 

 

 

 

 

 

 

 

(圖片轉自網路)

20131115

今天是大日子。

在科會上報告心理治療的個案。
治療師與個案彼此折磨的關係終於結束。

原以為我可以公正、客觀、理性的完成這場報告。
沒想到竟在還沒進入重頭戲前,被一個尖銳的問題給弄哭了。

阿,真是有點丟臉又不好意思。

不過一切總算是塵埃落定,還好我有活下來。

老師提醒我:我們也都只是個案長長的生命中的一片小落葉而已。
落葉

下午在微妙的機緣下遇到了以前的老師來院演講。
一樣是廢話冗長、毫無重點、令人昏昏欲睡。
但我真的非常專注的聆聽,而且還真誠的給了回應。

結束了今天好多好多的各種情緒體驗後,
讓我想起以前很認真的學習何謂批判性思考。

批判性思考對於個人學習獨立性思考與分析有所幫助,
but,請你們在面對人的時候,收起你那苛薄的言語。

苛薄與刁鑽並無法讓你更了解眼前這個人。

我非常非常的感謝,我所遇見心理學
教會我以溫暖誠懇的態度,了解別人也了解自己。

我還在學習,而且學的很快樂。

淋過雨後

認識一位業餘畫家爾文先生,他的粉絲專頁「爾文觀察」
多半畫的是生活中的小觀察或或是小體會。

一直很欣賞繪畫畫的人,常常覺得
「如果我會畫畫,也許就能畫出心中的那片愁雲」

今天是返校督導,
分享了兩個月前那個沉重黑暗的夢境。

截至五個小時前,那個夢雖然既沉重又黑暗,
甚至有種孤絕的窒息感,但對我來說,

幽微之中隱隱暗喻的是,我從未放棄的正面意義。
我很喜歡這個夢。

只是今天第二次說出口的分享後,我覺得好疲憊。
身體中的某種能量彷彿被掏空了,夢境讓別人重新解讀後,

漸漸的失去了那暗的發亮的光澤。
黯淡黑幕中最後的我也被一抹而去。

這段治療最後,還剩下什麼呢?

—————————————————————–

「我覺得我以前就像一個很堅固的紙箱。」

「現在呢?」

「像是碰了水,軟軟的,再也不堅固了。」

「你根本是淋了一場雷雨。」

淋雨

「是啊。」

「但會不會你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堪用?」

「不,就是再也沒那麼堪用了。」

水窪

「怎麼會?!」

「不,我覺得這樣很好。」

「?」

「知道自己不再那麼堪用,就不會勉強自己。」

「是,那麼這場雷雨停了嗎?。」

「停了,太陽出來了,紙箱正在曬乾當中,也許有些皺褶。」

「你也發現自己需要躲雨的。」

「是呀,在淋過一場大雨過後。」

雨過天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