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2013

時光飛快,轉眼間只剩三個小時,今年就要過去了。

2013,帶著糾結的心情過完。

今年的Schedule很精彩,每個月份都安排好多活動,
密密麻麻的寫著各種生活中的大小事。

事件們的共通點就是「糾結」。
由其是下半年的180天當中,不揪心,走不過來的呀。

還好在這最後一天,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個完結。
該交的報告都交了,沒有需要再操煩的事。

深呼吸,準備至下一站報到。

謝謝2013年的風風雨雨,還有各種百年難得一見。
雖然昨晚因為實習的事又忍不住哭了,

但我相信,未來一切都會好轉的。

看到某些訊息的時候,其實我曾經懷疑,
自己是否不再具有愛人的能力,或是不會再遇到下一個愛情。

我至今也還在懷疑,會不會自己其實不適合當心理師,
當個平平凡凡,輕鬆過日子的人就好。

週日和馬兒去了故宮吃下午茶,聽她說說話,
我們有一樣感到難過的地方,也曉得曾經擁有什麼,
而未來想要找尋什麼。

謝謝2013裡遇見的每一個人,你們都構成了屬於這一年的回憶。
謝謝每一件有打到我心坎裡的事,不論是好壞,讓我開心、難過或生氣,

因為走過這些,所以能夠更勇敢面對新的一年。
謝謝2013,擁抱2014,我們都會更好。

 

廣告

為什麼不說實話

 

世界上的每一件事不一定都有意義,
而是因為你的理解,才賦予它們生命。

這個禮拜過的沒有很好,因為有個問題一直在心頭縈繞。

說好的想要放下以及結束,有時確實不容易。

人是奇怪的動物,當在一定的關係之下,
無論對方說什麼,都可以完全的相信;

然而失去某種關係後,所有的對話都要打上問號。

有人說我多心,有人說我悲觀,
我想只是因為我還算了解你。

哪怕只是一陣沉默,一句無心,一晚的不回,
我知道都有意義,至少我是這麼了解你的。

阿,真是討厭呀(抓亂頭髮)
最不喜歡無法坦白的來往了,說實話有這麼困難嗎?

如果真的很困難,那就只好連朋友都當不成了。
(淚)

記得那些因為

生命當中的各種事件,擁有不同的命名。
而這些事件當中,絕大多數是以條件式存在。

如果…就…怎樣。

極少數能以個人的自由意志而行,

我就是想怎樣…。

每當自己面前充滿各種待抉擇、待完成的事件,
總會想的如果A,那麼B就…或是如果B,那麼C就…

以至於每做完一個決定,後面就會附帶各種的「因為」,
聽起來好像有很多的藉口。

要多麼三生有幸,才能遇到對的人,跟他討論你所有的「因為」。

不是每個人都能把你的「因為」聽進去,
這到理就跟不是每個人都能瞭解你是一樣的。

只好在對方沒有心要多聽一點的時候告訴他:
「對,我就是想這樣」

事情比較容易一些,也讓人難過一些。

房子戀愛理論

戀愛的時候,我們常覺得有人敲開了我的心門,走進了我的心房。

心,其實就是一棟房子,而生命中出現過的男/女朋友,就是我們的房客。

(有些房東會限制房客的性別,有些不會,這個在這裡不談)

(有些房子一次只租個一個人,有些房子會分成小套房租給很多人,這個在這裡也不談)

每一次出租,其實無法完全確定他(她)到底會租多久,有些人會租個三五年,或租到最後乾脆要買下你的房子,但有些人只租了幾星期就要退租。

當然了,有時候房客一多,或許會忘記曾經租給誰,但有些房客總是會給你留下深刻的印象。當然了,這些印象有好有壞。

退租的時候,有些房客會把租金繳清、押金拿回,大家好聚好散;有些房客卻會拖欠租金,甚至還破壞你的房子,在裡面刻下xxx到此一遊,留下一些私人物品不搬走,此時,這些物品不但要清很久,而且總是讓我們忘不了這個房客。

重點是,房客雖然破壞了你的房子,但總不會把你的房子給拆了 (如果不是租給某縣的縣長,應該是不會拆啦…),復原房子需要花時間花精力,但總是會修好的。

重點是,如果不修好,是很難租給下一個房客的。即使租出去了,下一個房客也不會住的舒適的。

房東們,請記住,房子是我們自己的,那些人可以破壞,但無法摧毀。那些人破壞完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把房子修繕好,是我們自己無法避免的責任。

與失戀的人們共勉。

———————————————————————————————–

文章是出自於,曾經告訴我「實習期崩解疾患」的學長Chieh-Wen Li 所寫。

這個說法很不錯,幫他分享一下。
順便打廣告,目前吉屋出租中,意者下方留言,屋主將與你聯絡♥

有些問題永遠都不要問=___=

如題,在世界上有些問題永遠都不要問。
否則只是為自己帶來桑心吶~~

上週與個案的會談,
抱怨了將近20分鐘,有關案父很愛碎念的事。

我想暫時中斷這個話題,也想更進一步挖掘個案深層的想法,
於是見縫插針,見有機可趁便拋出自以為聰明的小問題:

「是喔…那,你會覺得心理師跟爸爸一樣嘮叨嗎?」

「嗯…這種嘮叨跟那種嘮叨不太一樣。」

「…… (在我的心中用死魚眼瞪著個案)」

所以你還是覺得我很嘮叨啊!!!!!!!!!! (失去理智內心大翻桌)

有些問題真是不要亂問。哼

臨床心理師的社會責任

標題看似下了猛藥,但內文並沒有要官腔官調的大發言詞。
畢竟這是我個人的體悟,不代表心理師就一定要這樣這樣或那樣那樣。

其實究竟到底要怎樣我也不知道 (聳肩)
大概就是…醬醬和釀釀吧 (!)

噫,有說等於沒說的功力越來越高強了。

—————————–廢話結束,以下正文開始—————————–

這個禮拜可以說是最貼近多年前初入大學之時,憑著一股熱血及興趣所立下的夢想—

想投入犯罪心理學的研究與實務。

想當年對各種心理學的知識都只略懂皮毛,只是在機緣下有幸接觸到「犯罪剖繪」,
便一直對此領域念念不忘,因為在當時我以為這是將心理專業走到極致的一種表現,

犯罪剖繪的定義如下:
由犯罪者的犯罪行為推論其特定人格特徵的過程,
亦即從刑案現場、犯罪型態以及被害者特性等方面,
蒐集、歸納出犯罪者的特徵或人格特質之破案技巧…(略)

時至今日,我依然覺得這是將心理學專業走到極致的一種出路,
只是也明白,這種專業中的專業,還需學習其他更多更深的學問。

就在時間以及腦容量均有限的狀態下,我想還是先挑一種專業的路來修煉就好了。

終於在實習中,有機會見習司法精神鑑定的程序;
上一次的民事案件可以說是清粥小菜一疊,要申請禁治產而已。

當事人面帶微笑走進來,雖然一問三不知,但態度配合有禮,場面平和到不行。

相較這次的刑事案件完全就是重口味,無論是案件本身,
或在面談時專業人員拿起相驗照片不停翻閱並質問當事人是否願意認罪,
總算是讓我「見識到了」。

而鑑定當天的程序因故被拖延,使得像延長賽一般,即使大家又累又疲倦,
仍是得聚精會神完成所有的工作,在結束當天的業務後,

心情就像當事人的腳上的鐵鍊,冰冷而感覺沉重…
最一開始因為可以見習此業務而來的雀躍心情已消失殆盡,

因為在案件的背後,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而這個悲傷的故事讓我沉著的思考,關於臨床心理師的社會責任。

拋開上午在台灣本土影集中才會出現的逼供劇情,
下午只有心理師與個案的接觸,顯得溫馨又專業許多。

讓我充分了解同理心的內涵有很大一部份,來自於我們尊重一個『人』,
且因身而為人,所以能夠付出與感受到的關心,
那樣的同理是自然且絕對存在的。

也許是過去在戒治所的經驗吧,讓我覺得不論是何種社經地位、社會背景的人,
他們(也許該說我們)其實都是需要被關心以及被傾聽的。

只要你是個有血有淚,會哭會笑,有感覺的『人』

回到司法案件的個案身上,也許我們不認同個案的行為,
可是我們尊重他的選擇(雖然這樣的選擇在法律與道德層面是有所爭議的),

雖然心理師在鑑定程序中的角色不像刑事警察要尋找各種跡證與蛛絲馬跡,
也不像法官要去評斷公平正義,但為了是柯南名言中永遠只有一個的「真相」,

心理師依然可以盡一份心力,
正確的了解個案、正確的評估個案、了解他的狀態、他的擔憂,
甚至是他未能在眾人面前說出口的事情等;

不盡然全數都是司法鑑定中所必要的訊息,
但心理師永遠都是聽故事的箇中好手,而且擁有良好的覺察能力;

雖然事實與真相可能永遠都沒有人知道,只是我們都很努力的貼近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