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願望

這應該是過年前最後一PO,我的新年願望是
可以買一個很大的鞭炮,把心裡難過、憂煩的情緒全部炸掉。

最好是炸的像粉末一般,一陣風吹來,一切都煙消雲散。

無論腦袋裡想的是什麼,做人總要往前看。
加油,會好起來的。

是歌也是我的心情

HEBE的『愛著愛著就永遠了』很好聽。

 

 

我們在寂寞中靠近 擁抱中痊癒
卻不敢輕易說愛情
有些人愛著愛著就變了
而誓言愛著愛著會忘記

我們在微光中前進
曖昧中小心摸索著幸福的道理
怕只怕愛著愛著又放棄
有沒有愛著愛著就永遠 的幸運

說不定永遠很容易
困難的只是誰願意
全心 全意

鏡頭切換到自己身上,我總是在這些日子裡
哀著哀著報告就寫完了。

我猜,沒有人喜歡寫報告,可是我很喜歡專心寫報告的自己。

那樣的細細琢麼,那樣的小心翼翼,深怕一個推論過了頭,
寫出的是自我的投射,而不是個案最真實的樣貌。

每個禮拜中總會堆積幾份衡鑑報告/教學記錄,然後用它們填滿我的假日時光。

邊寫邊哎,可我總知道我都會把他們寫完。

比較讓我無法接受的是,要寫「英中轉換」的報告。
例如Conners’ Continuous Performance Test, CPT
或是記分和解釋都很難搞的Rorschach Inkblot Test, RIT

這時候就會覺得「哎呀,英文又不難,看英文的解釋就好了咩」

這樣我就可以直接把測驗結果,Ctrl+C再Ctrl+V=完成!

可惜這都是我的美夢…最逼哀的實習生還是得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翻。
於是今天又在哀著哀著中,寫完了我的報告。

可以

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指人在遭遇或對抗重大壓力後,其心理狀態產生失調之後遺症。
這些經驗包括生命遭到威脅、嚴重物理性傷害、身體或心靈上的威脅。

DSM-IV TR:PTSD criterion

死亡、嚴重傷害或威脅自身或他人的完整性,且使人感到強烈害怕、無助或恐怖感。
持續一個月以上,創傷再度體驗(re-experience),畏避(avoidance),過度警醒(hyperarousal)

李佳薇,大火(Burn)

有些傷痕像場大火 把心燒焦難以復活
不碰了好像忘了 恐懼卻在腦海住著
重複卡在一個 重要的時刻 不自覺就會退縮

我沒有PTSD,只是偶爾會想起過去一些事情。
————————————————————————————————-

突然闖入的想法和念頭,總在我們最不經意或最脆弱的時候輕敲心門。
有時也在夜間無聲的進入夢中,讓人帶著淚醒來。

最近的夢很多都與睡前半小時的活動有關,像是上次夢到重讀大學。
以及因為貪心看了Legal High,於是我在夢中努力學習辦案。

昨晚是在小失眠後,睽違已久讓心震撼的小夢。

第一女主角是我,最佳男主角是前男友,
他說要介紹新女友給我認識,我很認真的考慮後答應了。

然後下一幕他牽著大學時期最要好的兄弟出現,
他們倆個親暱的靠在一起,
前男友走過來,摸了我的手,又親了幾下,然後在耳邊跟我說:

「看清楚了,這輩子最愛的人再也不是妳,我可以對妳為所欲為,但心裡愛的不是妳」

哎,我好揪心。
內心複雜的感覺以及深層的想法很難用一言兩語解釋完畢。

我肯定「心裡愛的不是妳」有絕對的殺傷力存在,
只是,為什麼你要牽一個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支持多元成家的時候吧!!!!)

醒來瞬間大崩潰,噢不,
今天一整天只要想到這件事情依舊覺得很崩潰/崩毀。

一股彷彿被掐著咽喉的感覺,緊緊的在心裡化不開。

剛才跟當事人(前男友/好兄弟同學)講了這件事,
他們好像也都滿崩潰的。

(一個夢境讓三個人都崩潰,很划算的,噗)

只是在糾心過後,突然覺得,我已經可以接受他的「現任女友」。
可以了,至少是個女的。

直覺回來了

實習到這裡,終於找回屬於最初的感動跟真誠。

謝謝個案、謝謝醫生、謝謝護理師、謝謝督導,
謝謝實習心理師。

還記得前半年的實習,每天過的…感覺自己像一條笨狗。
又笨又蠢,做什麼,什麼都錯,只能任憑主人的使喚,
忙起來的時候也像狗一樣的累,狗,就是最好的比喻。

經過半年的摧殘磨練,終於開始慢慢脫下阿毛的外衣,
套上乾淨的白袍一件(但我的意思不是指心理師一定要穿白袍)

大概是過去一年來的生活壓力很大吧,
心理治療的個案即使到了年前,人數仍有增無減。

昨天轉介一位快60歲的婦女。
看基本資料沒有什麼感覺,醫生潦草的字寫著:Depression

於是其他的information就只能由我自由發揮。

第一次的會談通常我都可以自己搞定。
(目前初次評估/初談仍交給資深的心理師負責)

但由於打聽到的消息是,這位個案不太好搞。
督導頗為憂心,於是決定要帶著我以及主治護理師一起去找個案。

出發前,督導略提了她的狀況,提醒說我個案的被動攻擊性很強。
我聽一聽,不能說不以為意,只是面對「被動攻擊」我很能坦然。

除了因為生活中常碰到這類的人(家人/朋友/同學/師長/學長姐/學弟妹…噢太多了)

還有,我自己本身就是一個被動攻擊戰力百分之一萬兩千的人阿!!!!!

是說平時人家都是溫和唷~啾咪
偶爾被踩到線/戳到點的時候就會爆炸。   (燒毀!!!!!!!)

(其實大家也是這樣的吧?)

回到正題,總之我就帶著「很嗆,有本事就比我還嗆」的信念去了。
(夭壽喔,這千萬不能讓我的督導看到阿~~)

基本上要比拼的話,我是沒有在怕的(身上某個部位異常堅強)
(欸,我不是男的啦=   =")

說要拉回正題怎麼仍然三句不離蕭薇?

Fine,

我們三人浩浩蕩蕩的殺去找個案,討論要進行療程的事。
因為是「被動攻擊很強」,所以我原本預期個案態度會稍微客氣,

然後才突然發作不客氣之類的。

沒想到剛坐下來,督導微笑彷彿示意我可以出聲開始瘋狂推銷介紹導入心理治療。

哪裡知道我還沒吭聲,個案就問為什麼要找她來,
又不是她有病,有病的是那個誰誰誰、誰誰誰,還有誰誰誰…

開始了。

這麼快?

後來我沒講到任何一句話,場面就立刻被督導端走。
接著進行長達40分鐘的轟炸式談話。

我們三個人完全鎮壓不住個案的怒火,
她抱怨了跟她發生衝突的人、抱怨了工作人員沒有處理,
責備醫師沒有治療、不了解她的病情、醫療態度隨便,

當然也有指著我們的鼻子罵:心理治療是什麼東西,怎麼可能會有效

「憑什麼是我要改變、有病的是那些人、應該要改的是那些人」
「他們有病你們不去治療他,要來治療我,我怎麼了嗎,我忍很久了欸」

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人/個案,
我也記得曾遇過這樣大聲謾罵、咆哮、shouting的人有哪些。

其中讓我覺得最惡夢的是我跟老弟發生車禍的另一肇事方,
滿可怕的,態度毫不客氣的指責,什麼難聽話都說得出口。

還好這位個案沒有誇張到那種程度,但實著讓場面有點難以收拾。
無論是動之以情、勸之以理,也把我們的底線全都攤出來。

「沒關係,你有拒絕的權利。」

「那你們找我到底有什麼意義嗎!就是不會有效啦!」

痾…其實你可以直接拒絕我們的,真的沒關係。

最後便在:「嗯,好,妳再想想看,我們下禮拜再問妳。」
結束第一次與個案的接觸。

 

討論的過程中我有試著出聲講兩句話,當然
根本還沒出道的什麼咖,完全沒有發揮功能阿。

所以最後我就乖乖閉上嘴,認真的觀察個案說的話、她的表情、她在意的點。

敗戰而歸後,督導找我以及主治護理師討論。
大家都累癱了,所以由最菜的我先發言。(It’s ok這就是菜鳥在各處流浪的命運)

首先當然是說說個案的態度,她有多抗拒就代表它有多堅決,
因此,現階段的治療目標絕對不會是改變。

能夠建立治療關係我就要謝天謝地謝阿彌陀佛了。
有很大的機會,我根本沒有辦法和她進行這次的治療。

大家都同意我這個說法,於是我獲得持續發言權,

就我在那40分鐘的觀察中,我很盡量的試著推論個案的人格特質:
很強勢,有強烈的控制欲,不合她的意就會爆炸,情緒和行為相當外顯;
但要記得這是她在狀態好的時候,當她有一天所有的箭頭往內時,

她會如何的攻擊、重傷自己,不舒服的感覺,就像今天的我們一樣,或者更甚
所以於是她是Depression的個案。

從個案的行為觀察也可略知一二,打扮入時,絲毫不像是快要60歲的婦人。
修剪過的短髮俏麗,染了淺咖啡色不刻意年輕,讓她的氣色很好,沒有多餘的妝容,
淺色合身的洋裝和深色的長靴,代表她在意自己的外表,對穿著講究也有思考搭配。

她希望自己看起來的狀態很好。

講話時雖然情緒激動,仍保持優雅的坐姿,
不斷用手去順頭髮,不讓憤怒的情緒弄糟了她的外表。

當提到某些議題時,她特別的憤怒,但又像是怒中帶著淚,
她說她最無法接受的是母親被批評。

我一開始的感覺是,她這樣的強勢背後,勢必在保護什麼,
所以她在保護的是母親嗎?

她讓自己看起來很,好堅強,無敵,能夠保護最想要保護的,
所以她想要保護的究竟是什麼?是母親嗎?為什麼母親需要被保護?

那她呢?她自己是否也需要被保護,有人保護她嗎?
還是她一直以來就只能用這種姿態示人

「哼,我才不需要被保護,我很好」
「我是有能力的,所以如此堅強,所以不需要治療」

「我是不需要被保護的,所以沒有人保護也沒關係」(?)

怎麼感覺到了受了點傷的落寞?難道是脆弱後的壯大嗎?
很多有似乎有點過於心理動力的假設與思考紛紛跳出我的腦海。

那她的小時候是怎麼過的?母親還在世嗎?
她跟母親的相處狀況?跟其他手足?早期經驗?家庭關係?
婚姻關係?親子關係?

她是否有機會處理/整理過這些,她很在意的事情?
個案的態度抗拒是絕對清楚的,但我很想,也只想跟她溝通一件事

「我不在乎妳跟別人怎麼了,我只想知道這些日子裡妳過的好不好」

這個溫柔的說法,是我在上一段實習中,渴望追求,最後沒有,
但我紮實學進心裡的一段話。

原以為我沒有什麼話好說,但督導和護理師都沒有打斷我,
我就叭啦叭啦的講出這些東西。

一開始有點擔心會不會證據力不夠強烈,
督導覺得我太弱,推論的邏輯不夠謹慎之類的。

因為這些都是我擷取資料(對話/行為觀察)後,
用直覺最快反應出來的東西,哎,好久沒讓直覺出場了。

過去半年這種丟人現眼的東西不可以拿出來的,不可以呀!

當我一口氣全部講完,我的心裡頗忐忑,但想著:
好唄,該講的、不該講的我都說了,好歹給點回應吧。

於是我看到督導的眼睛亮了,她拍著我的肩膀說:
「欸,妳講的很好!」

在那一刻,我知道,直覺回來了。

好吧,也許她從未離開,但我曾傷心的把她關起來。
我也知道了,在這個有點冷的地方,我可以放她出來,
會溫暖某些人的心,也會讓我自己的心再度熱起來。

護理師用最快的速度回神後,她說了一點有關個案童年的事,
因為故事很長,簡單來說,就是家道中落的大公主,
最後沒有跟白馬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被後母驅逐,飄飄蕩蕩。

是個讓人鼻酸的故事,我相她需要的事有個人能夠聽她好好的說出這些故事。
無論故事的結局會是什麼,或是還在寫故事的下半段而已。
後續又與督導討論了一些下週與個案會談時要注意的事情。

很快中午用餐時間到了,我帶著便當,心口還有點悸動的走進討論室(吃飯的地方)
督導也帶著她的便當進來,咚咚咚的坐到我旁邊,

開始跟我聊起過去的事情,例如為什麼要轉行、對心理師有什麼期待之類的小閒聊,
後來聊到用什麼眼光看這個世界、看個案等…然後師徒倆有說有笑的過完了這個午餐。

其實人跟人的距離遠近,絕對可以從幾句話、幾個小動作、幾個眼神就判斷出來,
可是最神的還是「感覺」。

fu會讓你迷或,但fu不會騙你,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我很高興,直覺回來後,重新感覺自己是有function的人。

每一段的心理治療絕對都會有個迷人的地方,
我知道這位個案現在還很抗拒,但我們會相信,
當有一天她抗拒的力氣轉化成療癒自己的力量會多麼有效。

最後,我還想要分享的是…

 

靠,是誰說她被動攻擊的啦。
這完完全全就是攻擊阿,一點都不被動。

如果這不是攻擊,什麼才叫攻擊!(鼻子噴氣)

 

 

 

等你

其實這個晚上沒有什麼特別的。

一樣是個睡到飽後,整天都沒做正事的禮拜六。

剛剛看完了一本自己很喜歡的書。
突然覺得,身邊若是有個人,能夠一起分享

開心的事、感動的事、喜歡的事
那便會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當心口暖暖的時候,有個人可以傾訴:
「真的好喜歡你」

我卻快要忘記這種感覺了。

今晚窗外的月光皎潔而明亮,照耀著大地上的人們。
可惜的是右手還空著,有點冷冷的。

希望可以等到你,已經等了非常久的你。

 

關於心的選擇這件事情

我知道生活中會有很多的選擇與很多的矛盾,
然後在這些選擇與矛盾的背後有更多的掙扎。

有的時候自己想的很清楚了,卻還是猶豫而不知所措,
有時候則是怎麼想都想不透。

快要一個月了,我還在想著一個月前沒有真正做出決定的選擇。

12月14日是學弟小石的告別式,
當知道這個消息時,我以為我不能去,後來發現可以,但我最後終沒去成。

但我至今還在猶豫,我到底要不要去。
很奇怪吧,事情都過去了,我卻還惦記著。

那是我實習第一站剩最後15天的事,
我有三份衡鑑、兩份團體、兩個會談的記錄與報告還沒寫,
我這半年來完全沒有收入,南下一趟勢必是要花上幾千元,
有人叫我開車從台北載大家一起下去,我沒有信心可以開那麼遠,
而我也不想/不敢把車子借別人開,
然後我和學弟其實也沒有很熟,對他的印象就是「一個很陽光的學弟」,
最後一個我沒有去的原因是,我很久沒有睡飽了,
需要一個至少讓我睡到九點的假日,而不是早上五點起床開車南下。

上述的理由都是我沒有去那場告別式的原因。
只有一個微薄的理由支持我去,

就是想送學弟一程。

再也沒有比這個還要更簡單的理由了。
但也因為這個不起眼到不行的理由,讓我到今天都還在想

「我是不是應該去送他才對?」
「我應該去的,對不對?」

到現在的這一刻我還是沒有答案,這件事大概就無解了吧。

不過無解的事情還有另外一件。

2013年3月6日,那天正式的談分手。
好一段時間我變得沒有感覺。

包含回到一個人的狀態、結束四年來浮浮沉沉的關係,
我感覺彷彿不是自己的事情,心裡很篤定跟對方還是朋友。

於是來到了我覺得可以被稱為世界末日的一週,
我才意識到很多事情,包含「回不去了」。

是不是還喜歡對方,這點我可以大方承認,他永遠都是我喜歡的那一型,
無庸置疑。

那為什麼要分手?
這是個好問題,我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問自己。

最長話短說的其中一個理由便是「個性不合」。

即便有這個「100對分手情侶99對都有的」分手理由,
我卻也還在懷疑,這個決定究竟對不對。

只是到了今天,是對是錯都不重要了,
因為他已經是別人的男朋友。

想了很多事情,一天到晚也提醒自己要往前走,
別卡在這些回憶中。

某日點開過去的日誌和被寫進報告裡的故事,
我會突然很清醒,分手就是我的選擇。
可惜平時總會昏昏沉沉的想一些已經不必再想的事。

那個讓我會不斷想起這些往事的微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我猜是人心永遠沒有辦法像腦一樣冷靜,

心是多愁善感的,心永遠惦記著難忘的事,
心不會遺棄曾經被深深刻在上頭的記憶。

覺得自己這樣像是冷飯熱炒的無病呻吟著過去那些事情,
有幾分不懂人情世故小毛頭的味道,

但我想也許就是要走過這些日子,有過這些體會和領悟,
愛人的能力才會有所進步。

如果能夠簡單遺忘,那麼當初就不會渴望。
親愛的路人/陌生人,你說對嗎。

P.S.總想不透,覺得很猶豫、矛盾、掙扎、懷疑…
不要緊,這本來就不是理性的腦子可以處理的問題,
因為一 直以來都是我們的心在做選擇,心理學也看不透的那顆心呀。

早上九點,我哭了

今天是實習第二站滿一週的日子,
很高興我終於可以走進討論室一起開晨會。

督導說我每週去一天就夠了,
但今天過後,我猜我會每天都想去。

當我剛坐下,主任醫師劈頭就問大夜班的護理師病人是什麼狀況,
態度很直接,當場氣氛確實嚴肅了點。

我還在想剛才應該泡個咖啡進來的,
畢竟早餐還沒吃,就感覺腦筋還沒醒。

正當我還在神遊之際,忘了注意有沒有人回答主任的問題,
突如其來的一個問題把我嚇醒:

「不如問問今天剛好有來的實習心理師好了。」

「蛤?」

「妳有聽過illness behavior嗎?」

什麼?那是什麼?我一定是把茫然寫在臉上,因為主任下一句接著說

「ill,i、l、l,是生病的意思,n、e、s、s是名詞
b、e、h、a、v、i、o、r,是行為的意思,你有聽過嗎?」

傻子如我的笨蛋,竟然反射性的點頭了!!!

不意外,於是主任請我以心理學角度試說明illness behavior。
靠,我差點都要panic attack了,我怎麼知道什麼是illness behavior啦!!!!!

(下午做了功課,想知道的人請見 Illness behavior.)

我也不太記得我回答了些什麼,大概是一陣胡言亂語
後來主任一臉尷尬,補充了問題

如果一個人的怪異行為
跟疾病間的關係很大,那會說是精神病症狀(如被害妄想而倒掉飯菜)

但如果他的行為是跟疾病之間的關聯不大,
而且是長久以來都這樣,像是很要求、挑剔等

「那要考慮個案的人格特質」雖然血糖超低又快恐慌發作,
可是絕不能丟臨床心理的臉呀!!!

只見主任算是還可接受的點點頭,然後繼續講下去。

沒錯,第一次進晨會我就被電的吱吱作響。
是要逼死我嘛~叫我以後怎麼做人呢~

晨會結束後,主任不知怎麼很有興趣的留下我跟小R一起討論一些事情。
其實我沒有那麼快就要掀底牌,但就恰巧是個機緣,
於是我說出了六年前我曾在這裡實習的事情。

當年這單位可生氣蓬勃、熱熱鬧鬧的很,
哪像今天風中殘燭、凋零不已。

晨會和科會竟然要拿來檢討未善職責的醫師,
而且大家都不知道該拿那幾位醫師怎麼辦,
工作人員們上班就像一場噩夢。

主任一聽到我說起過去的事情,開始聊起過去的各種光景,
他分享了在這從R0開始,走到現在當上主任,心中的各種感觸。

當主任說到他在父親過世的隔天就回來值班的事情,
我很震驚。(這件事他稍早有跟其他工作人員提到)

但後來他告訴我,他為什麼要繼續值班,因為沒有人能夠幫忙,
而且他知道這是一位醫師該盡的本分。

接著主任又跟我分享了他父親過世的那一晚所發生的事。

他說那一晚他人在台北看門診,接到老婆打去的電話,
但是他放不下手邊的病人,堅持看到最後一個病患,
還是個剛洗完腎的初診病人。

時間已經是晚上11點多,主任說他忘記他是怎麼開車回到基隆的,
但是衝到加護病房裡,他的母親拍著主任已經病危、只剩最後一口氣的父親說

「你看,你最驕傲的兒子回來看你了!」

聽到這,鼻頭一酸,我忍不住哭了。
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主任描述的那時,還是覺得眼眶有點淚。

主任說,他讓家人覺得最驕傲的事情

不是他考上醫學系、不是他當上醫生、不是他的地位有多高、不是他賺的錢有多少

而是因為他總惦記著那些需要他的病人,
視病如親的對待每位病患,而他的父母知道他是這樣的一位醫生,

所以才以他為傲。

然後主任提起過世的父親,他說他是一位很體貼的人,總為人著想,
有點可惜,我找不到一個好時間跟主任說

「而且他的教育很成功,教出一位很體貼、懂得為人著想的醫師」

故事就說到這邊吧。
於是我在早上九點就哭了,第一次不是被個案弄哭的。

雖然目前這個實習單位跟我想像中的差很多,
已不如過去那繁華與熱鬧,工作人員的汰換率150%。

但我相信在這位主任的努力下,會越來越好的,
而我,小小的實習生願意貢獻出我一點點的棉薄之力。

主任最後只問我:「這樣你知道我的動力在哪裡嗎?」

我只笑著跟他說:「我懂。」

有時候在這條路上衝,我們都要記得自己為什麼衝的原因。
累的時候想一想,那些一直在心上,能夠憾動別人,也深深感動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