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保護的文章:one hundredth PO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廣告

道別

今天結束實習了。

跟第一站一樣,完全無法想像今天是怎麼過完的,然後今天就過完了(什麼?)

一早坐在東西開始慢慢收拾、乾淨的不像自己風格的辦公桌前,
恍神的發呆不知道要幹嘛。

看到旁邊的同事忙碌的開機開始作業,我也有樣學樣的開機,然後…
繼續發呆。

後來督導拿了幾篇要簽名的文件,請我簽名後放到檔案夾裡,
上午10點之前大概都在重複相同的動作。

10點之後所有的文件簽完,於是我打開下午3點40分要報告的個案報告,
接著就開始將隨身碟插在桌機上、拔下來插到筆電上、再插到桌機上、再插到筆電上…

天曉得我有多焦慮,下午的報告有一整票的醫師要來聽,
心理師都落跑,只剩督導在現場幫我陣住一咪咪的氣勢而已(哭)

所以我做的事情都白癡(大方承認)

終於,時間來到了12點,整個早上都不知道在幹嘛,其實不餓。
但因為我準備了美味可口的草莓起司派要請大家吃,

所以還是提著便當與派兒進入討論室。

吃飽飯用派賄賂完醫師後,又回到辦公桌前,持續焦慮焦慮…
大概又把電腦 & 檔案開開關關至少有10次,終於到了3:20分。

這中間有個滿鳥的故事。

原訂我3:30要報告,後來硬是在3:20-3:40之間安插了一個藥商演講。
(每次聽到這種演講,忍不住為自己手上拿著藥商飲料感到良心不安)

於是我就帶著超高的心跳速率跟血壓,聽完這場演講。

20分鐘後,換實習心理師閃亮登場(噗)

報告的時候,不曉得是空調太熱孩是我太緊張,熱汗簡直如昨夜大雨
瘋狂瘋狂瘋狂的一直下。

當我報告結束,請醫師回饋的時候,人稱基隆中二江的江醫師搶先回應我:
「妳在報告的時候,讓我有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妳知道嗎?」

靠!!!!!!!!!!!!!!!!!!!!!!!!!!!!!!!!!!!!!!!!!!!

我怎麼會知道啊(想像式的抱頭大叫+內心小宇宙大爆炸)

後來醫師可能看我兩眼呆滯無神、面容僵硬、EPS到不行,
他就自己接著說下去:

「這個案根本就在控制我們嗎!妳不覺得妳也被她控制了嗎?」

學生一如大夢初醒,亦或是受到啄木鳥神靈附身,瘋狂點頭點到cervical都快斷了。
原來醫師是對個案做評論…呼(斗大的汗珠落下)

後來有一場滿精彩的辯論,但我也就微笑聆聽,
中二江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問我是不會聽到個案的事情時,表情是對他嗤之以鼻。

媽呀,這完全是子虛烏烏烏烏烏烏烏烏有的不實指控!!!!!

你哪個眼睛、哪個鼻子看到我對個案做什麼樣的表情了(大怒)

還好這時主任趕緊跳出來幫我說話(?)

主任說:「我相信她不會!」(好感人)

「因為…這半年我看她都沒什麼表情變化!」(喂!)

總之,我是被放過一馬了(好怪的一批馬)

再度回到大家都很忙碌的辦公室,依舊沒有人跟我說話,
我想說算了無妨,就把東西收一收,隨時可以準備閃人。

哪知秘書姐姐突然飄出來,要我「手寫」方才的教學記錄。

於是最後一天下班前的十分鐘,原先預訂好要歡樂拍照的流程都沒了,
只剩下爛透了的教學記錄陪我。

看著大家開心的下班、步出辦公室,我TMD的含淚寫教學記錄啊。

最吐血的就是,剛剛我在整理資料時,發現應該安穩躺在辦公室裡的教學記錄,
大概是被外星人綁架後使用時空傳送,現在正出現在我的書桌上呀,真他OO的OO(炸怒)

我想,可能是督導覺得如果最後一天她還先丟下我可能很拍謝,
於是,她陪著我一起加班(but就她做她的事,我寫我的記錄)

最後有合照,然後結束這一切。

帶著大包小包、衡鑑大全、髒到不行的白袍、(那時候還不知道有夾帶到奇怪東西的)厚重資料
慢慢走回小紅心。

坐在車上發呆了一下子,有一種不太真實的解離感。

「就這樣了嗎?」我問著沒有答案的自己。

為什麼,沒有好好的道別,說再見呢?

所以後來只能很哀傷的用FB(其實我沒加任何人)
謝謝督導、謝謝醫師,但也很謝謝遠方的各位朋友夥伴們。

實習心理師,在今天圓滿落幕,下台一鞠躬。

因為有你們,我練習陪伴、聆聽、衡鑑、治療,以及道別。
謝謝這間醫院,六年前給我屬於精神科最美好的回憶,
讓我尋根回到這裡,展開新一場不一樣的旅程。

道別的時候,謝謝我微笑著,沒有落淚,
永遠記得,人生最後的實習在這裡。

Lovely♡

接案有感

明天就要結束臨床心理的實習了,其實很捨不得。
這應該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當「實習生」吧!

之後就是真正的PGY或ˋPsychologist,我真的可以了嗎?

剛敲完最後一份的結案報告,寄出去的那一刻,
以為會有那種「大大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但似乎還好。

最近忙完「情傷」的case之後,變成「自殺風險評估」的case暴增。

在某位個案走出了治療室的門之後,我望著桌上的一團團的衛生紙,
突然覺得有點無法理解也覺得有些可悲。

什麼時候…自己的生命竟脆弱到需要由陌生人來守候?

當他說他想割腕、吞藥的時候,在他面前的治療師緊張得不得了,
腦中閃過各種通報流程以及聯絡家屬時要說的話。

跟個案說明當初在心理治療契約中寫到
有自傷(含自殺)與傷人風險必須進行通報這一條時,

個案搖搖頭,跟我說這件事別讓其他人知道。

我萬分錯愕。

錯愕的是,你不想讓別人擔心,你就不要這麼做,
然後也很錯愕,年齡比我大兩輪還有找的個案,

為什麼…你們無法對自己的生命負責?

這從來不是倫理的兩難,該說的就是要說,該通報的還是要通報。

接著我想起,我身邊有一群人,我認識的一群人正做著一份艱辛的工作,
叫做自殺關懷訪視員。

可以理解他們的工作內容是哪些,可是我也感到萬分疑惑,
我們的國家、社會竟要設置這樣的單位,寫一份計劃,招募一群人,
為的就是要追蹤/關懷/訪視那些想不開的人,避免造成更多的遺憾。

我有聽過個案告訴我,他其實不是真的想死,只是想解決問題,
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了死=解決問題。

屁勒,死不是解決問題,只是逃避問題好嗎。
這跟借酒澆愁有什麼兩樣?

頓時覺得自己很沒有同理心,我不知道這樣是對或錯,
只是真的很疑惑,他要傷害別人,我們避免他傷害別人,這很好理解。

可是今天他要傷害自己,我們要避免他傷害自己,這難度就很高了。

他想死,我們不讓他死,那他後續那些要面對的痛苦,我們要幫忙承擔嗎?
他想死,我們不讓他死,可是他的生命要長要短,不是他自己可以決定的嗎?

再來就是一堆真的很該死的PD,成天就是把自殺當做興趣,
可能是威脅、引起注意、不成熟的問題解決方式,

但PD是救不完的啊。

我可以理解有的時候想要好好的活著、活著好好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也請你不要隨意的說要結束生命。

我沒有反對自殺,可是我相信總是有比自殺更好的解決方法。

不要浪費每一口呼吸,每一次的心跳,
我不是上帝,所以無法保證你只要繼續活下去一定就可以過得更好,

但我相信只要你選擇繼續活下去,就會有好起來的可能,
至少比你離開了一切都成為狗屁,那就完全沒有可能。

不要小看了活著的可能!大家都這麼努力這麼辛苦的活著!

故事,那些事

學弟在離島當兵,最後一個月在那裡的日子,我捎了訊息,請他幫忙多拍點照片。

那是一個很有故事的小島,載滿時光和歲月的回憶。

學弟說好,他會多拍一點建築物給我,並傳了一位部落客寫的文章
黑白照片配上簡單文字,多了許多想像的空間,以及慢慢咀嚼之處。

並讓人想起曾經某段在那裡度過的時光。

我喜歡建築,尤其是老房子,因為老房子曾經住過很多人,
很多人與很多人之間,就會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每個新生命踏上時所留下的足跡,讓那些故事再次被講起,
而變得更加美麗。

聽著、看著、想著,讓人忍不住想回到過去的時光,
重新再來一遍。

旅行中的選擇

今天和國中時期的好朋友去了一場小旅行。

開著車,我們沿途欣賞從北到東海岸的美景,很少聊天。
我拋下實習最後的四份結案報告,因為這場旅行已經預約很久了。

某個程度上,也讓我可以暫時逃避面臨實習結束的焦慮。

已經很久了,目光總是追逐的前方每個新的事件,
不敢停下腳步回首張望,因為太害怕看到那個位子的空缺。

 

在這場旅行的最後一站,好朋友跟我說,她預計明年結婚,
跟這個男生一起牽手走了六年,她覺得可以了,也很確定著。

相當為她高興,找到幸福也決定要繼續幸福下去。

當車子快速行駛過一個又一個的長隧道,
每個人心中對愛情的想像,是否也一樣呢?

我們選擇一個車道,你會評估/猜看看這個車道是不是走的比較快,
然後進入隧道後,就要一路走下去,不能變換車道。

有時候你猜錯了,速度漸漸慢下來,然後小小懊惱,剛才怎麼沒有走旁邊。
也有可能稍稍的停頓了一會兒後,又可以加速向前。

當出了隧道後,你疑惑的想著,現在可以變換車道了,你要換嗎?

很快的,下一個隧道又來到,你必須選擇。

我們都怕犯錯,怕做錯選擇,只是究竟要到哪個階段,
才會確定這是一個對的選擇呢?

又或者,從來不存在對的選擇,只有夠好的選擇。

 

尋找SNP for LOVE

今天混入某個幾乎全部都是醫師的研討會現場上課。

有些聽得懂,有些好難懂,
大部分的學問都很深奧,很謝謝這些醫師和教授、研究者為這個領域努力著。

聽到Genetic epidemiology study in dementia research那場,
我覺得很衝擊,講者是非常溫柔的程副教授。

在Chair為她做個簡短的開場白後,Speaker告訴大家,
她在這個領域研究了好幾年,在哈佛拿到Ph.D,
但是她自己的父親在七年前得到失智症、兩年前大中風、兩週前過世…

程副教授講到這邊,語帶哽咽,我聽到都覺得眼眶快要有淚,
這場演講的心境實在太複雜了。

在她講完後,快要哭出來之際,台下有人大聲的為副教授鼓掌,
瞬間全場也都給予程副教授一個熱烈的掌聲,其實我那時候還滿想給她一個擁抱的。

但講者果然專業,她堅強的微笑著,很快收起個人情緒,
表示會將這場演講以課程的模式,向大家報告有關失智症目前在genetic epidemiology的研究。

有關遺傳學的東西固然有許多艱澀難懂之處,
但程副教授講的好清楚、好引人入勝。
(又或者我自己原本就相當喜愛遺傳學的東西,大約有喜歡心理學的70%喜歡)

讓我想起大三時,曾經一度為遺傳學著迷不已,
然後像個瘋狂的小粉絲,跑去微生物系修了路光予教授的課。

當我在版上徵求課程用書時,某位網友回應:真有勇氣耶

那時候我不懂是什麼意思,後來上了半學期,當我拿著退修單請教授簽名時
我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遺傳學很有趣但是很硬啊(淚)

回到今天這場讓我又聽得津津有味、兩眼發亮、心動不已的遺傳學研究,
雖然我知道旁邊有好幾位醫師都睡著了(會場的溫度、亮度都很適合倒是真的)

程副教授在前面對遺傳學的研究方法進行概略的介紹時,
她說她自己最喜歡做SNP(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
稱之為「單一核苷酸變異/多型性」的研究。

因為這個SNP一輩子、終生都不會變,
從我們出生到死亡,每個人的SNP都是一樣的。

這在研究基因遺傳與疾病之間有很重大的意義,尤其是在預測性方面。
(可能還有別的意義,可惜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但是當我聽到這段個人對科學研究的看法時,我覺得好感動。

我也想找,這一輩子專屬於我的SNP,感情的SNP,
從一開始就被決定好,不會再有變動,可以一直下去的。

我想知道,有沒有一個人,妳對他的喜歡都不會變,他對妳的喜歡也從不改變。

既然人體中有這麼可愛的基因存在型態,心理可不可以也有這樣的機制?
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不會改變的很喜歡。

(但程副教授看到這篇可能會昏倒吧~哈哈)

以下簡略介紹SNP,詳文請閱

單一核苷酸多型性(英文簡稱SNP)代表的意思是「DNA序列中的單一鹼基對(base pair)變異」,也就是DNA序列中A、T、C、G的改變,即基因組(genome)的一個特異和定位的位點出現兩個或多個的核苷酸可能性,會造成這樣的變異原因為基因發生刪除、插入或是取代反應。

所有可能的DNA序列差異性(sequence differenciation)中,SNP是最普遍發生的一種遺傳變異。在人體中,SNP的發生機率大約是0.1%,也就是每1200至1500個鹼基對中,就可能有一個SNP。目前科學界已發現了約400萬個SNPs。平均而言,每1kb長的DNA中,就有一個SNP存在;換言之每個人的DNA序列中,每隔1kb單位長度,就至少會發生一個「單一鹼基變異」。由於SNP的發生頻率非常之高,故SNP常被當作一種基因標記(genetic marker),已用來進行研究。

從演化的觀點來看,SNP具有相當程度的穩定性,即使經過代代相傳,SNP所引起的改變卻不大,因此可用以研究族群演化。

參加研討會,外頭磅礡大雨,裡頭也下著小雨,
細細的雨絲把心洗的更純淨透明,你會看見裡頭是什麼。

你們要幸福,要天長地久

桃花小姐的人生視野,在今天寫下新的一頁。

整天上班都很開心,越接近下班時間越開心,
準時離開,還補了點妝,有點小神祕,今天要幹嘛呢?

嘿~今天是陪好朋友、老同學鈴鈴兒去run禮拜天的婚禮流程。

沒錯!她要結婚了♡♡♡ヾ(●´▽`●)ノ♡♡♡

男女雙方是由我介紹才互相認識,相識後真心交往,
有八年的感情基礎,決定一起攜手走進彼此的生命中。

超感人的啦!!!!!!!!完全就是姐夢中最標準的人生藍圖啊!!!!!!!!!

在他們面前,愛情不只是奇蹟,更是細水長流,長長又久久的努力,
而他們也願意,堅持、繼續愛著彼此,相互照顧與扶持,成為彼此人生的伴。

(頓時覺得交往一年就結婚的到底是什麼鬼…長跑八年,要繼續跑下去才是真愛啊!)

一路開心的從基隆奔到新莊,心情有點緊張有點複雜。
看到新人與雙方家長後,開始run他們覺得很冗長的婚禮流程與走位。

而我一點都不覺得無聊,勤寫筆記,然後想著空蕩蕩的宴會場,
在這個週日每桌都會坐滿嘉賓,帶著微笑和祝福,等待見證這場美麗的愛情。

婚禮顧問公司的主持人很用心,每個手勢、位置、眼神、站姿都一一指導,
當然也不斷召喚我「好朋友這時候妳要來這裡!」、「好朋友妳現在要去幫忙拉裙擺」

我完全忙得不亦樂乎~

當順到新娘拜別父母那一段時,鈴鈴紅著眼眶問「如果哭了怎麼辦?」
主持人很真誠的回應說「可以哭沒有關係,不要憋」

但鈴鈴好怕哭到妝都花了,新郎彥彥還在一旁一直搞笑,說要用白紗擦眼淚,
然後鈴鈴就真的哭出來了!!!!!!!!

她說現在光是用想像的就好想哭,不知道當天該怎麼辦。

天呀,我在旁邊也鼻頭一酸QAQ (雖然離我自己出嫁根本還要上百萬年!!!!)

準婆婆見狀,趕緊過來,抱了一下新娘,然後說:
「不用哭啦,家裡住很近,沒有關係啦~不哭不哭喔」

我頓時覺得,媽媽跟婆婆就是不一樣啦(落淚again)

充當了幾個小時的小管家後,週日的婚禮我就要全力以赴,
幫鈴鈴兒處理好所有的突發狀況,給她一個最美又圓滿的婚禮。

親身參與所有的流程後,覺得辦一場婚禮真不簡單,
兩個人要有一定的默契,才能在許多小地方相互包容與了解,
不需要再浪費時間與心力爭執/討論/溝通。

希望我有機會也能夠再多幫忙幾場婚禮,
雖然有很累的地方,但每個細節都與幸福緊緊相扣,
所見之處都是浪漫的粉紅色!!!!!

你們要幸福唷~祝你們攜手同心,天長地久,彼此都是對方最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