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在宜蘭的日子Day 7:想念晴空與晚風

最後一天,在宜蘭收案的日子充滿了人情味。

昨日經歷過在小七埋伏民眾的經驗,今天依舊在裡頭吹著冷氣做正事。
可惜不知道為何今天的生意不是很好,我的捕獲進度也很差。

截至早上10:30,還沒有揪到任何一位。

直到一位看起來有點小宅的男生走進,我開心的上前搭話,
沒想到我才剛說「我是長庚大學的學生~」

傳單上印著全名「長庚大學行為科學所」

他就立刻回問:「所以妳是臨床心理的?」

 

LOL 這個是同行。

後來他問了有關IRB的一些內容以及留下個資的問題後,
說他要再想想,便拿著兩罐飲料離開7-11。

同行請救救同行啊~~~

垂頭喪氣的回到收案地點,心裡想著昨天氣勢太旺,把今天的扣達都給用掉了。
看來是要待滿一週才走得了。

最後的七份問卷,只有一個下午,可能完成嗎?

就在我茫然無助的時候,工友伯伯出現了,他問有沒有人來報名,
我說今天還沒開工哩~

阿伯突然大步走上前,自己拉了椅子坐下「我來幫妳吧。」

沒錯,工友阿伯也成為了我的受試者!

結束之後,他又幫我找了學校理的國語老師、輔導老師、體育老師,
行政人員、庶務幹事,連教育役的替代役男都抓來了!!!!!!

下午四點,非常奇蹟似的,我完成了。

本次收案目標數達成。

 

好不可思議~~~~~~~~~~

放下心中很焦慮的大石頭,感覺這樣美好。
達到一個目標(雖然距離300人完成還有260份要努力)

但這40人已經給我非常多的信心與溫暖~

短短七天,有時覺得漫長,有時覺得短暫。

要重新回到城市生活,思考自己的下一站怎麼走,
心中有一塊是不確定的,但我知道一定會懷念這個小鎮的晴空與晚風,
陪我走過。

第一站的收案成功,謝謝所有鄉親以及教職員的參與。
研究生叩謝!!!!!

PhotoGrid_1406809024850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 6:野生夫人GET!

因為受試者名單已經打完,一早來到收案地點,感到很惶恐。
今天收案數要掛零了嗎?

噢不~被問到什麼時候可以回台北,很想提前返回,
除了處理之後擔任講師事情外,還有問卷印製的雜務。

想要提前完成,現實卻是空無一人QAQ

這讓我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心,上街吧!

沒錯,週三上午九點,我邁開步伐,在大街上來回走動,
首先看到了農會(不是賣農產品的,而是鄉親們的小銀行)

想說能夠在這個時間到農會,又能自己辦理財務相關事宜的,
應該都有時間、又有一定的識字能力。

於是我真的就給他大方走進去,到服務台詢問
「痾…您好,不好意思我可以在這邊邀請鄉親們來參與研究嗎?」

其實我有被打槍的準備,畢竟農會應該算是個很正式洽公的地方,
沒料到服務台人員向主任轉達我的來意之後,很大方的被接受了。

「可以呀,如果他們有空又願意去的話。」

 

非常感謝。

農會裡的冷氣真是超級酥湖的捏~
我就待在等待區,一個一個邀請正在等候的民眾。

其中有一位先生,一聽到我是研究生,
立馬眼睛轉亮問我:「這是你的畢業論文嗎?」

我不停點頭,然後表示研究生需要地方鄉親們的幫忙!

這位先生隨即露出笑容說:「我兒子也是研究生,他今年也在忙論文要畢業呢~」

聽到這句,我心都快飛起來了~
想必這位爸爸應該能夠心同此理的來參與研究吧。

「不過我沒空,不好意思。」

先生一個漂亮的轉身,丟下錯愕的我離開農會了。

 

研究生已哭。

或許是地域性有差吧,農會裡很快就沒有人,
但也因此交談聲音變的很大聲。

一旁看起來是VIP的小房間,傳來兩位女性談論買地事宜,
應該是專員之類的正在勸一位太太買房地產要考量經濟能力跟風險,

關鍵字是「三甲的地」

其實我的空間概念很差,可是我知道一甲的地就超、大、的!

隨後從小房間走出來一位打扮很樸素的太太與一位農會專員,
雖然我心中想著,有錢人應該不太會想裡我,但還是想試試,
所以就跑去跟那位太太搭訕。

沒料到這位太太人超級好,首先是叫我先跟她一起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有什麼事慢慢講沒關係~」

一聽到要參與研究(我都還沒說出有100塊可以領)
她、就、答、應、了!!!!

開心留下資料後,歡欣鼓舞的送那位太太離開,
覺得自己今天的運勢其實還不錯啊~

沒想到,突然一位行員走過來,問我到底在幹嘛,
接著跟我說這附近哪裡的公園、其他機關更適合我去找人,
「建議」我離開這哩,換個地方繼續進行。

除了她的口氣很明顯得不太客氣之外,臉色一直很不好看,
無奈主任突然人間消失,我也只好微笑說聲謝謝就離開農會。

又走回大街上,沿著最熱鬧的人潮,走到了鄉公所與衛生所,
一種與過去公衛經驗很相似的感覺再度湧現。

經過服務人員的轉達、詢問、引見,最後我都直接跟主任碰面,
討論了是否能在單位內邀請民眾來參與研究。

公部門就是蓋麻煩。

第一個要求便是檢查我的公文與身份證明。

 

拜偷…小小的研究生要進行畢業論文,怎麼可能有所謂的公文阿!!!!
雖然我已經將所有IRB的審核資料與文件帶在身上,但主任們看了都不滿意。

說要請學校行文到該部門,才能「依照辦理」。

我很想說爛透了,不過公家機關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回事,
就、算、了。

 

連續被拒絕的感覺真差,小小一個鄉鎮能聚集人潮的地方我差不多都去過了,
剩下警察局跟消防隊,縱使我真的滿想衝進去収案,但也真的不方便啦…。

後來,我看到了一個大招牌,令大家都到熟悉的7-11。

身著正式服裝,手拿著板板,上面還夾著看起來有點厲害的倫理委員會文件,
在「叮咚」之後,我走向喊著「北海道霜淇淋特價25元」的店員,

問他今天值班的經理在哪裡,小小工讀生的臉瞬間揪在一起,
超害怕的往收銀台後方小門衝去,把值班經理給找出來,是一位長得滿可愛的女生。

經理有點不安的用手扭著衣角,問我是衛生局還是縣政府人員?

我稍微輕咳了一聲,然後露出最陽光的笑容跟她說:
「都不是唷~我是長庚大學的學生~」

接著說明正在下鄉尋找受試者,希望店長大大能讓我待在店裡詢問用餐的客人,
保證不打擾店裡所有的工作,也不會強迫推銷,只想埋伏鄉親。

值班經理大概在我說出我不是來(ㄓㄠˇ)稽(ㄇㄚˊ)查(ㄈㄢˊ)的那一刻,
完全鬆懈了,然後非常放心又開心的跟我說「當然沒有問題~」

 

萬分感謝。

然後研究生發現7-11真是一個非常棒的地方,

首先,有很涼快的冷氣。
再來,是免費的Wifi耶!
以及,很大很大的用餐區~

最後就是,上午10,會在7-11裡閒晃、看報紙、吃早餐的人
一定非常有空阿,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錯,我就開始鬼鬼祟祟的接近這些民眾。

但我發現大家有時候會說謊,
手上拿著咖啡與報紙,或是放著一杯飲料在玩手機,
拒絕的時候跟我說「我很忙、不好意思等一下要上班、沒空謝謝」

屁勒…你不知道我觀察你很久了嗎?

後來看到一位漂亮媽媽帶著可愛的妹妹在挑選牛奶,
母女倆蹲在冷藏端架前,我慢慢走過去,也默默的蹲下來,

「這位馬麻你好~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當我講完後,漂釀馬麻就一口答應了!還說她結完帳就過去,大概10:30到。

我大驚,因為當時已經10:25分,而我要用步行的方式大概十分鐘,
才能走回施測地點阿!

於是奔出小七大門後,手刀飛速在馬路上移動。

10:30分漂亮的媽媽真的依約來到學校門口,我開心的跟她們打招呼,
途中經過主任身旁,主任隨口問了「妳今天怎麼會來?」

妹妹可愛的笑了一下。

我想妹妹應該也是這所國小的學生吧,便沒有放在心上。

順利完成測驗後,漂亮媽媽跟我小聊一下,覺得研究生真的滿辛苦的,
說如果家裡有其他人會再幫我介紹過來,非常開心捏~

於是上午就在遇見熱情鄉親們中結束。

到了下午,工友伯伯問我今天收案進度如何,
我說整個早上只有一位媽媽帶著小孩來,
有一位在農會遇到的太太跟我約晚上6點才有空來。

工友伯伯一臉疑惑,問說他怎麼沒看到有人來,
我說是一位很漂亮、帶著一個小女生的媽媽,

工友伯伯問是不是大概10點半的時候來,
我驚訝工友伯伯偷偷注意我們,還把時間記得這麼清楚XDDD"

我點頭說是,工友伯伯就用比我更驚訝的表情說:

「她是我們主任的夫人啦!我還想說她怎麼會來!」

 

!!!!!!!!!!!!!!!!!!

什麼?那位漂亮善良又好心的媽媽,她是主任的太太?

難怪她們跟主任擦身而過的時候,主任開口問了那句話呀~

只有傻傻捕獲野生夫人的我還不知情而已!

 

為今天的許多巧合與人心的良善而感動。
從一早以為生意不佳可能會掛零,到野生夫人GET,
以及後來工友伯伯幫我找了好多人,一路收案收到晚上7:30。

收案人數突破過去的一日平均人次。

完全感謝!!!!

到家後也累的不得了,卻是滿足的睡著。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 5:咕…咕…受試者變身!

昨天寫完網誌後我在沙發上,吹著風扇就睡著了。

一路睡到11點,連手機在響都沒有聽到。
也許是太久沒這麼累。

醒來後收點東西,講了一下電話,上樓繼續呼呼大睡。

今天醒來,依舊有點疲憊感,但收案還是要進行。
早上7:30就出現在校園裡,吃早餐等待受試者。

沒料到這一等就等到了快11點,
受試者放我鴿子!

打電話也沒人接,打給下一位受試者,也說沒空不來了。
什麼狀況><

下午是昨天有群婆婆媽媽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今天要來找我,
我超怕她們一整群都只是說笑而已,
還好最後出現三位,可是她們都亂做=_______________=

已決定要將這種不OK的data剔除。

「哎唷,做個研究而已,要這麼認真嗎?」

「這樣沒關係啦~麥計較那麼多~」

欸,這位太太,我很有關係的好嗎,誰跟妳不計較啊!

其中還有一位很瞎,一直說「我不是為那100塊而來的」
然後在我問她「要捐出來做公益嗎?」的時候
臉臭的跟什麼一樣…

只好安撫對方說,這點小錢真的不夠意思,
天氣熱,加減買個涼水喝。

太太才笑顏逐開:「嘿呀,我要買飲料給孫子喝。」

收案第二天,果然就遇上了不太順利的狀況,
默默的在心中安慰自己,這些都是可能發生的。

因為心情很沮喪,學校下班後我還在操場逗留,想著能否埋伏到民眾,
結果只有一堆小鬼頭。

後來跟一位一年級的可愛小女生一起玩球,
玩到一半她說:「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覺得很好奇,問她又不肯說,只好跟著她走。
小女孩帶我穿過校園的穿堂,走到樹從後方,原來前面是籃球場

那個女孩邊走邊大喊:「哥哥!我找了一個女生給你!」

我在她背後笑得亂七八糟。

但是當我繞過樹叢,發現有一堆男生跟女孩的哥哥一起打籃球時
真是快要笑不出來。

然後那個小女孩的哥哥(目測大概國中-高中之間)
忙著防守,也一邊回應:「妳站在那邊不要亂跑,不可以跟陌生人走喔!」

好無奈…。

小女孩很可愛,跟我說她家裡有誰有誰(我只是問她家裡有沒有大人)
跟我介紹她媽媽、伯母、妹妹、爸爸、哥哥。

這樣其實真的有點危險呢。
要離開前,那個女生一直問我明天還會不會來,

只能說小朋友的天真與單純,有時讓人能忘記複雜的煩惱。

關於沒有受試者這件事,只好就明天再煩惱囉(呵欠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 4:鄉下收案,一種勤勞樸實的美感。

AM05:55驚醒,發現陽光已從窗外透進來,
深怕自己睡過頭會錯過受試者,一路奔向浴室盥洗。

出來後泡著咖啡,才發現我早起了…。

帶著收案道具與一早的乾淨心情開著車,降下所有車窗,
鄉下一早的空氣,很讚阿!

來到洽談好的國小裡,沿著校舍走廊來到快被遺忘的工友室前,
教務主任跟我說抱歉無法出借教室,但教室外桌椅全提供使用。

拿起抹布擦去一層層厚重的灰塵,挪動那張已經被報廢許久的辦公桌,
將桌子移到最涼爽又不被日曬的好位子,前後各放張椅子。

「早安」模擬著前方有位早起的鄉親,練習打招呼。

將所有測驗工具放到最適當的位置,拿出記分紙及碼表,
開始了,收案人生。

IMAG4072

 

 

 

 

 

 

 

 

 

 

 

 

想著兩週前,凌晨三點起床回宜蘭,跟晨起運動婆婆媽媽們打招呼,
連續台北-宜蘭奔波三趟,只為跟教務主任碰上一面,借用教室,
跟鄉親打聽村長的住家,然後在神秘包廂中找到一手拿著酒杯微醺的村長。

終於能夠坐在小小的國小裡,吹著涼風,等待受試者的到來,
前面那些經歷,怎麼想都還是很有趣,雖然我媽可能不懂她女兒到底在幹嘛,
但我想,也許我滿適合下鄉服務的。

不久,一位面無表情的替代役前來開校園內各處的教室門。

「早安!」

「早安。」

他看起來好像沒有很訝異我的出現(真的很面無表情欸)
經過我巴啦巴啦的一番解釋,他依舊沒有表情。

只留下淡淡一句:「工友來了妳再跟他說。」

繼續回到這張即將坐一整個禮拜的椅子上坐好,
等待約好的時間受試者會出現,也左顧右盼看看工友先生上班沒。

大概兩分鐘過去,一個綁著帥氣頭巾,騎著公路車的帥氣阿伯出現。

「早安!」爽朗的氣息與招呼。

「早安您好。」我也客氣的洋溢著笑容回應。

「妳就是那個研究生?」

「是的,這個禮拜我都會在這,不好意思打擾了」

 

「不會,只是我以為妳會再過去一點,主任說妳不會影響到學校事務進行」

「啊…很抱歉,我以為可以在這裡,我馬上移開」

「沒關係,妳今天就在這裡吧,明天…再過去那裡」
爽朗頭巾阿伯帥氣的用食指與中指比向遠方。

「嗯…(靠盃超遠),好的」

「我是這邊的工友,有缺什麼盡管跟我說不要客氣嘿!」

然後阿伯又跳上他看起來很厲害的腳踏車騎走了。
怎麼辦,有點感動啊~

後來早上的個案們全數都準時報到,
其中有位太太做完測驗後,告訴我她要把受試者費100元捐出去,

原因是:「阿妳不是在做學術研究,這個很辛苦我知道。」

將個案們做完後,我抱著一大疊傳單
(還是用hp原廠墨水閘一張一張印出來的!!)

一戶一戶按門鈴,說聲不好意思後,使出最會的招數—推銷
邀請鄉親們收下傳單,至今雖無人參與,但有位抱著孫子的阿公跟我說:
「小姐妳一個人喔?這麼熱,辛苦捏。」

 

雖然自己扛著行囊們有點累,
搬著笨重桌椅姿勢有點不雅,
被吩咐不能離教室太近時有些緊張,
外頭太陽有點大,整個人又黑一些,

但是這一切

在被關心時,

頓時間充滿勤勞樸實的美感。

 

謝謝各位,這是我的畢業論文,
我不努力,不會有人幫我努力,
可是有你們的關心與參與,我就能不斷持續前進。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3:絲瓜棚下晴朗的笑容

昨天沒有發文,本來想說看完電視、洗完澡再來寫,
結果晚上九點看了緯來首播的「十二夜」,

我在無人的客廳裡嚎啕大哭。
抱著衛生紙,眼眶止不住的淚水與鼻酸,
沒有什麼對話,只有簡單的字幕,但依舊令人淚崩。

哭到手機響了,一接起來還在哭,快把對方嚇壞了…

「一接起來妳就在哭,我以為…我有傷妳傷得這麼深嗎?」

太好了,以後每通都要哭給他聽(筆記)

後來哭到眼球好痛,就提早休息去。

 

昨日星期天對很多人來說,是個持續放空與放鬆的好日子,
可惜我內心總止不住的焦慮與盼望。

多麼期待正式收案日的到來,卻也好擔心好擔心受試者變鴿子。

禮拜六晚間,小阿姨傳了非常誘人的行程給我,
禮拜天去威秀看電影、再去吃日式料理、下午去看展覽、晚上看音樂劇
還順便揪了一群朋友要給我當受試者!

我媽一直打電話來催促我回台北赴約,
但我很確信那只會是一場吃很飽的飯局。

這麼玩耍的行程,怎麼可能有時間讓我每個人耗半小時收案啊!

於是我忍痛回絕,選擇在宜蘭待著,望著晴空。

幾日住下來,宜蘭在我視網膜中的記憶,
大多是清澈的藍色、青翠的綠色與鮮豔的黃色。

開始喜歡鄉下的氛圍,緩慢步調,一切從簡,
偶爾走到田間偷用網路,被蚊子咬個半死,卻很滿足。

老爸在週日的午間從台北騎車回宜蘭,我看到他好開心~

除了因為有人會幫忙煮菜^O^
之外,老爸總會從老家的倉庫找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來修。

這次他拿著壞了好久的灑農藥器具,跟隔壁大叔討論要如何修復。
兩個人就像孩子般在拆卸玩具一樣,當成功噴出水花時,他們都笑了。

我拿著手機在旁邊的絲瓜棚架東拍一張西拍一張,
來不及記錄兩個已經年過50歲的大男孩臉上出現興奮的笑容。

鄉下,一個有很多錢卻不一定能夠隨時滿足慾望的地方,
你會發現用最原始的生活方式,靠近內在最真實的自己。

IMAG4059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 2:阿嬤神邏輯

昨晚發完網誌後,穿上依舊VANS我在田園間慢跑。
伴著夏夜的涼風與月色,跑在鄉下才有的渠溝河道旁,
一種說不出的愜意,

尤其,當你經過豪華農舍,看著屋內金黃色的燈光,
突然從木色的柵欄衝出一個黑影,

汪!汪!汪!

首先是姐的一聲破碎尖叫,然後對著那隻土狗大罵:「臭狗叫屁啊!」

真討厭,鄉下就是有這種壞處,趁我最沒有防備的時候,
被看門狗給嚇個半死。

原先預定要從相同路線折返跑,立馬決定要繞一大圈,
管他會迷路還是跑著跑著就跑去羅東也沒關係,超討厭被狗嚇的啦>Λ<

後來跑著跑著,竟然就跑回家中,沿路除了被狗一嚇之外,
其他時間都沒有休息,我現在已經可以連續跑4K!

今晚要繼續努力,至少衝7K,順便再次挑戰4K不休息。

跑步後洗完澡,我拉張椅子繼續坐在田野之中玩手機,
一直到12點,順利與掛念的人通完電話才去睡。

今早我是被吵醒的,鄉下的鄉親們真的很勤勞耶,
六日也不睡晚一點(呵欠)

吃完早餐後,阿嬤找我一起去市場逛逛,
為了方便採購食材,決定在出發前巡視一下冰箱,
沒想到這根本就是觸發地獄ㄆㄨㄣ桶的開關。

我在冰箱挖出至少三鍋的稀飯、吃過的醃漬醬菜N盤、不知民國幾年煮的滷肉
表面已經長出神奇蕈類(?)的炒蛋、唯一可以肉眼辨識的煎魚…

我全部都倒入一個盆子裡,阿嬤在旁邊不斷跟我分享
「這是你二伯那天帶來的、你堂姐上禮拜煮的、這是之前誰誰誰…」

我很疑惑冰箱裡怎麼會冰著看起來有四人份的菜色,
阿嬤說,她都會怕煮不夠吃,所以每次好像都會剩。

接著跟我說,昨晚剩下的地瓜葉(約莫兩人份一餐量)也丟了,
畢竟都放了一晚。

我心裡murmur,放了一晚應該還好吧~

但想到,要吃的話菜園裡隨時有新鮮現拔可現煮的地瓜葉,
都已經放了一晚的,就順阿嬤的意說掰掰囉。

最後清到那盤唯一可以用肉眼簡易辨識出的魚肉,
我還在想著要丟進廚餘桶還是拿去外面替野貓加菜,

此時阿嬤也看到了那一盤,跟我說:
「那盤是你阿爸上次回來煎給我吃,很新鮮,可以放著再吃幾天。」

=口=”

完全無法理解,難道這就是傳說中『阿嬤的神邏輯』!

放了一晚的地瓜葉不能再吃了,
已經煎過放在冰箱至少一週的魚肉,妳說很新鮮可以再吃幾天,
我怎麼想,就是想不透啊啊啊啊啊。

但為了不忤逆老人家的珍惜愛物的心理,
我依舊乖乖的將魚肉再度冰回冰箱。

然後上菜市場去。(還記得我們要去菜市場買新的菜嗎?)
聽說這幾天台北下大雨,但宜蘭的天氣真是好到想要裸體奔跑。

我陪著阿嬤市場還沒走半圈就想回家,阿嬤也說沒啥好買的。
祖孫兩人就趕緊跳上車吹冷氣返回老家。

又到了中午時刻,赫然發現兩個阿呆什麼都沒買啊!!!!!!

不知道是自己腦殘還是被熱昏頭,總之後來又在艷陽下到菜園裡拔茄子,
15分鐘後,吃著醬油燉茄子,以及早上大伯父熱情相贈的一塊川燙三層肉,
簡單的算是解決一餐。

午飯過後,阿嬤拉著我,說要去姨婆家坐坐。
我說:「妳知道路我們就可以去。」

在路上我問阿嬤怎麼突然想去拜訪姨婆,
阿嬤用了非常理直氣壯的聲音跟我說: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好的,其實77歲的阿嬤腦袋還是非常清楚能夠進行計算的。

抵達姨婆家後,發現她真的種了許多好東西,
香瓜、火龍果、川七、匏瓜、大黃瓜、九層塔、木瓜、香蕉等。

忍不住在姨婆家東拍拍、西拍拍。

PhotoGrid_1406357756243

 

 

 

 

 

 

 

 

至於祖孫倆這回是否收穫滿載呢?嘿嘿嘿…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1:在武暖的中心呼喊蔥花蛋

大家晚上好,我正坐在田野間寫網誌、用電腦。
左邊是阿嬤的菜園,右邊是不知道誰家的稻田。

至於我為什麼坐在田野間嘛,因為

  1. 厝內超級熱的啊~
  2. 田野間竟然有開放的WIFI(可謂鄉間傳奇!)
  3. 我覺得這樣超屌,剛剛有台車經過還停下來看我一眼XD

下午四點抵達,把行李整理好後,阿嬤吩咐我吃飯了
(老人家都超早吃晚餐的欸~)

我看了一眼菜色,不喜歡。
全部都是醃漬的醬瓜跟放了不知道幾餐的魚肉。

決定要帶著阿嬤開始吃健康食品,於是正妹孫女發下豪語:
「阿嬤,今天晚餐我來煮。」

第一步,打開冰箱,發現什麼都沒有,很好,關上。
第二步,問問阿嬤家裡有菜嗎?

阿嬤說:「菜園裡很多,來,鐮刀拿去。」

我真的…就走進菜園裡,一刀刀割下今天要吃的地瓜葉。
將每一葉的地瓜葉從莖部折下,再慢慢撕掉外層太硬的纖維層。

伴著夕陽挑菜,我認真覺得娶到我的人,上輩子一定有燒好香,哈哈哈哈
姐真的超級勤勞樸實的欸!

2014-07-25_17-34-10_375135_org-8

 

 

 

 

 

 

 

 

大可車一開直接出去吃,或是去外面買
(痾…其實因為我是路癡)

搞定今晚所有的原物料後,在廚房裡我跟老舊的鍋鏟與抽油煙機奮鬥,
煮菜煮到一半,想著今晚要煮什麼湯。

再次望了空空如也的冰箱,只能召喚蛋花湯。
突然想起蛋花湯絕對不能缺少的第一男配角,蔥花!

立馬衝出大廳,問問正在乘涼的阿嬤,
阿嬤說:「右邊數來第二個菜圃裡有,妳去拔」

下一秒,姐就站在蔥海中,奮力的與蔥兒搏鬥。
阿嬤遠聲呼喊:「啊是拔到沒?」

夕陽下,一位身穿粉紅色上衣的少女高舉滿握蔥的雙手,
連我自己都覺得好熱血。

蹲在地上清洗沾滿泥土的青蔥時,有一種與自然很接近的感覺,
尤其是蝸牛偷偷跑到我手上的時候…。

將洗好的蔥,用極快又不成熟的刀法咻咻咻的全部切成蔥花。
看到砧板上一座小山蔥,嗯…煮蛋花湯是不是太多了?

隨即靈機一動,啊!不然來煎蔥花蛋!

真的覺得自己很賢慧聰明,懂得隨時增加新菜色。
便把要煮蛋花湯的蛋兒分了一半給蔥花蛋。

開始用炒菜鍋煎出金黃色澤帶著軟嫩口感的蔥花蛋~
噢!Bravo!

在起鍋前,我突然覺得好像忘了什麼?咦,有嗎?

當我拿起盤子,一個漂亮的轉身,瞄到鹽巴味素調味盒,
靠盃!!!我忘了放鹽巴啦TAT”

於是在廚房裡大叫一聲,我的蔥花蛋啊…

還好阿嬤人很好的一直說沒關係,還安慰我蔥花蛋沾醬油也很好吃。
看來有關於下鄉後要學習的第一件事,就是料理。

生理需求超級重要的啊~

自力更生的下鄉收案生活,就從今天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