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悶。

「正因為你還不夠討厭現在的自己,你覺得還有希望;
當你覺得這一切爛透了、夠討厭自己了,你才會有所改變。」

今天回學校,被同學唸了一頓。

我覺得很不爽,但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

「你看,你就是不甘心自己輸給這樣的女生而已」
「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
「叫你封鎖刪除你不聽,現在才在這邊抱怨」
「你再繼續啊,我看你鬼遮眼到什麼時候」
「你以前覺得那樣的人離你很遠對不對,你現在終於知道,他們無所不在」

「你沒有放棄他的原因,就他跟沒有放棄她是一樣的道理;
他為什麼還這麼愛她,就像妳為什麼還這麼愛他」

「你什麼時候要放棄啊?」

 

不喜歡這樣的同學,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想要徹底的討厭自己,
很討厭、很討厭、很討厭、很討厭、很討厭、很討厭,
然後也可以很討厭妳、接著很討厭你,然後放下這一切。

廣告

沉重

和一位朋友聊天,她說她的煩惱,我說我的狀況。
結束後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

「其實他沒那麼喜歡我。」

但勉強自己換上微笑的臉接受這一切,
太受傷了呀。

 

在這裡陪你

我們距離很遠,很難見面。

我們會長大,總會離家。

我們有時恐懼,卻仍要往前。

我們為夢想,跨進未知。

因為不得已的原因,必須要分開;因為世界這麼大,我們會分別。

但你知道的,這裡永遠有一個人,叫做愛人,
有兩個人,叫做爸爸媽媽,有一群人,叫做朋友,
我們去了好多地方,但也哪兒都不去,就在這裡陪你。

會孤單嗎?會的

會寂寞嗎?會的

會想念嗎?會的

會無聊嗎?會的

可是我們知道你會變得不一樣,變得更棒更好,
等你代返回來那一天,我要給你一個抱抱。

專注當下

忙翻了。

最近過著瘋狂收案/記錄/教學/擬定課綱的生活。

連續兩天都早上被電話吵醒,是巡守隊的隊長幫我找到鄉親,請我去收案;
但問題是前一晚我兩點才睡,因為晚上十點也要去收案,都收到凌晨呀~
(眼睛佈滿血絲鬼吼鬼叫)

然後醒著的時間就要不停的將收到的資料進行coding,
以及製作教學課程PPT。

對了,我開始去戒治所擔任講師,專攻諮商輔導課程,教育感化收容人。

面對80名男性,平均年齡在45歲上下的收容人,我每次上課前都會做惡夢,
不外乎就是自己遲到、忘記帶隨身碟、忘記備課、忘記做投影片。

好加在上述可怕的情形從未發生過,只是同學們很愛嗆我,
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有沒有去夜店、有沒有吸過毒(攤手)

老師就是社會經驗超不豐富的咩~
但聽說這就是他們很喜歡你的意思XDDD"

至少是有反應,而不是整室的沉默與打瞌睡~

今天剛結束第三堂課,終於好像有一點點,覺得自己比較像老師的樣子。

前一晚收案與噩夢,讓我帶著極度疲憊的精神上台,
在拿起麥克風與投影片撥放器的那一刻,卻又打開談笑風生的開關。

會繼續忙下去,也不知道要忙到什麼時候,
但能夠享受每一件事的每個當下,上課其實很快樂,收案的時候也滿開心的。

我知道當我專注在每個當下時,都不會累。

淚流不止

又是晚餐時間,最近的晚餐總在匆忙中度過,
因為趕著晚上七點要坐在巡守隊裡收案。

只是小隊長一直沒有跟我聯繫今天到底能否過去,
所以晚餐吃著有點漫不經心,也有些提心吊膽。

簡單的清粥和小菜,電視上播著不斷被重複報導的新聞,
又一次的氣爆,應該讓台灣的民眾們,尤其安裝天然氣的居民們,
也都心驚膽跳著吧。

新聞中不斷提到有一名消防隊員衝進現場後,因為冰箱壓住門,
他用爬的前入救災,一次只能先抱一個小孩,他選擇了生命跡象較穩定的小姐姐,
後來再進入救出一歲的小弟弟時,已無生命跡象,他很懊悔能力不夠。

我很理性的想跟那位消防隊員說,不用這麼自責,因為各種客觀條件下,
能救出一個已經是很努力也很幸運的事。

今天新聞最後提到,那位消防員其實自己也有一個2歲的女兒,
下個月就要迎接另一個新生命,最後畫面定格在他眼角有淚,落寞的神情上。

下一則新聞是氣爆現場,一位媽媽抱著九個月大的女兒,從四樓垂降到地面,
剛好回到家中的丈夫在地上看著自己的老婆強忍恐懼帶著女兒下來。

記者問他,想跟老婆說什麼,那名年輕的丈夫說「老婆妳好棒,謝謝妳」
新聞的註解是「為母則強」。

後來接到電話,小隊長說這兩天我先休息一下,下週他再另行安排。

於是我收拾晚餐的碗筷後,回到書桌前打開電腦,
點開了網路書城的網頁,瀏覽最近新上架的好書,
看了TEDxTaipei書中林懷民老師的演講內容,

最後寫著:「年輕的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勇敢,不要害怕」

我的網頁就停留在那一頁,目光逐漸模糊,原來我哭了。

電腦的音響持續播著Lala徐佳瑩的歌,我在電腦前淚流不止。

為什麼會哭我也不曉得,只知道這一陣讓眼眶酸澀的感受來得太急太猛,
我無法辨認是哪個環節觸動了我,只知道心中有好多好多恐懼、不安與難受。

怎麼辦,我覺得我還是不夠勇敢,沒有信心面對生活中這麼多、這麼多的事情,
我覺得我很不勇敢,無法承受那些會讓自己傷心的事,所以一直騙自己我很好。

可不可以有個誰,我可以跟你說:其實我好害怕。

about論文進度

其實關於我的論文進度,一直沒有跟誰報告,也沒跟誰交代。
除了每次整理data都很累人之外,我更害怕看到難以完成的東西,
那會讓我的焦慮度無限上升直到爆炸。

昨天返校跟Boss回報了人數,我偷懶少放了幾個人,
今天趁著收案的空檔,我把他們一口氣都整理好。

呼~

進度讓我自己有點驚訝,預計收 300人。
經過一番苦心與苦力,今天已達70人。

我暗暗推算,離月底還有兩週,彈性的估計有10天可以收,
一天收3個,月底前再收30個,就100人了欸欸欸欸!!!

這也是我不太敢跟別人說的原因,事情順利的超乎我的想像,
很怕後面就是異常的艱辛(雖然現在其實就滿辛苦的啦~)

最後四個月再收滿200人,平均一個月收50人,
聽起來不是太困難的事,一個月工作20天,一天不用到3個人。

真的嗎?

可能這麼順利嗎?

可以這麼順利嗎?

很多時候我們的信心會被懷疑的壞蟲給啃食的一蹋糊塗,
忘記自己其實有能力以及夠幸運去承擔生命給的禮物。

我不敢說我的論文進展的很順利,但我認真覺得我很努力。
謝謝所有為我加油的人兒~

我會繼續努力,等到哪一天可以全心全意的窩在研究生室裡查paper、寫discussion
那雖然又是另外一種累,但我知道快抵達了,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