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著,就好了

好像很容易,其實很難,因為我們不只有心,還有腦,會想著很多事情。

也是可以不要帶著腦子,帶著一顆心去談感情就好,
只是我們本來就是有腦的子人類,該怎麼辦呢。

是不是走到最後,不是我們分開就是我瘋掉。
那樣才能不帶著腦子,不帶著計較,不帶著批評。

 

最簡單的要求成了最困難的事。
其實我也想要求你,可不可以有把我放在心上就好了。

你說你很在乎我,可是我在你身旁,怎麼都沒有看見我,
我在你身旁,我覺得自己要不見了,你確定你有在乎我?

 

「在乎」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很珍貴,拜託你不要這麼廉價的說出口。

 

時間無法把眼淚釀成酒,而是讓回憶發酵成了寂寞,
身旁有人,心裡滿滿的不是幸福而是難受,
原來這就是最心傷的疼痛。

你說在乎我,我卻從未在你身旁真實的做自己,
原來這就是最遙遠的距離。

 

我離你好遠,我離自己也好遠。

Do it.

以為認真是一種狀態,後來才知道,原來那是一種生命態度。

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想要,
沒有藉口,只有問你做了沒。

不是凡事都這麼嚴謹,而是對於在乎的事情,有放在心上而已,
就像你在乎某個人,你會想要知道他今天是否難過、是否開心。

「忘了」、「還沒」、「是因為」
多想把你們全部都湊在一起罵一頓,沒有心的人。

 

【你對我的承諾就像馬英九的政見。】

我討厭那婊子,但她轉貼的這則訊息,精準的讓人想哭泣。

 

話說回來,其實誰也沒有給過我什麼見鬼的承諾,
只是太認真的人,總把別人說出口的每句話,都記在心上。

認了。

 

是說我以為憑我們的交情,還有我們的默契,
應該是要能夠合作愉快,就算你們不做事也會挺我,
你們不挺我也不會自私自利。

但今天回去一趟,再次認清人情的冷暖,與太認真所以顯得愚昧的笨蛋。
這件事不是責任,更不是義務,完全沒必要替那群爛人收他們的爛攤子,

我只是想把事情做好,用一種比較成熟的方法,
給那群值得被好好對待的學妹,一個遲到的迎新。

 

不過我錯了,原來那些話只是場面話,說的好聽動人,
然後我信以為真,誤會你們。

我就是沒學會自私,所以倒楣的接手這個論文題目,然後辛苦的趕進度,
我就是沒學會自私,所以整天到晚被學妹抓的問問題,然後自己的事都沒做,
我就是沒學會自私,所以常常抱怨為什麼犧牲成了一種習慣,然後繼續被犧牲。
我就是沒學會自私,所以會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一樣拼命,只為了「他需要被幫忙,不是嗎」

 

我知道像你們一樣自私,日子可以過得很爽。
我知道像你們一樣自私,研究所可以很快畢業。
我知道像你們一樣自私,就會有更多時間做自己的事。
我知道像你們一樣自私,這趟人生會省力很多。

 

I’m so sorry, 我還是沒有學會自私。

我不會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位做考量,
我想做的事情是永遠不會麻煩到別人、
永遠不會對他人造成困擾,要麻煩就麻煩我好了。

 

不過這次真真切切學到,千萬不要讓傷害過你的人,傷你第二次,
第一次是人家壞,第二次就是你自己笨。

不要笨笨的…這麼大了要有長進,知道嗎。

 

雖然,我想我會繼續學不會自私,但我把我想做的事情做完,that’s all.

Do it. 是我對我的人生負責,
至於你們,什麼都算了吧。

仁至義盡,無須聯繫。

25

夜裡車子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時速120,眼前只有車潮與光。
柔和的音樂和平穩的呼吸聲,我們在返程。

幾日下來,擁有許多跟自己相處的時光,也把一些事情想的更透徹,
我想,或許有些事情對25歲的靈魂來說,還沒準備好。

還沒想過要用什麼樣貌,去面對生命中的種種,
還沒輕觸過,生命中那些難以承受之重,

但我相信,當你覺悟的時候,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只是現在終究不是時候。

 

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25歲。

收案最浪漫的事

如果你問我現在有幾個人,偷偷跟你說,我只要再找80個人。
算出來了嗎?現在已經來到一個驚人的數字。

短暫的跟黑色烏雲說掰掰,今天要分享收案中最浪漫的事。

我所認知,正規標準的心理測驗題目應該都是滿正式而嚴肅的,
(雖然每次問朋友與敵人有何相同之處,我都很想亂回答XDDD")

但手上這份遠自英國萊因河飄飄飄過來的測驗裡,有一道可愛題目
「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

200多筆資料中,不乏很多傷心的答案,例如親人過世、自己生病等等,
另外最常見的是結婚、生小孩、抱孫子等喜氣類的答案,
我也看過躲債、打仗、差點遇難、驚險逃生的奇特故事。

而截至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人,也就是大概百分之一的答案,關於愛情。

 

第一個是35歲的已婚男性,測驗過程中非常沉默少言,
當他回答到這個玄妙的題目: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
稍微想了一下,便在紙上寫下「初戀女友」。

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時耳朵悄悄泛紅了。

 

第二個是40歲的男性,未婚,一樣是走靦腆害羞少言路線的大哥,
他寫到這題時,想都沒想就直接寫下「初戀,分手」。

然後在測驗結束後,問我一個問題
「有沒有人因為生命中經歷很重大的傷害後,個性變的…嗯…不太一樣」

我沒有給他答案,
但我用一個笑容表示「我懂」。

 

今天我遇到算是第三個(吧),答案還滿特別的。
一位87歲的爺爺,有碩士學歷,沒錯,你真的沒看錯,87歲的碩士。

之前曾收過22歲的小屁孩只有國中畢業,我打從心裡感覺爺爺很猛啊!

爺爺在紙上寫下「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和女友約會的時光」

 

頓時覺得爺爺嚴肅的臉剎那間都可愛起來,內心深處應該開滿小花吧~
不知道究竟是怎樣美好的時光,會讓人活到87歲時回憶起來,
還會認為是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我也好想有這種體會。

更耐人尋味的是,爺爺寫的是「女友」而非「老婆」,
我可以腦中小劇場自行發想與運轉嗎XDDD"

 

案子會繼續收下去,
我也會繼續收集每個人,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

你的呢?你最印象深刻的,是什麼呢。

〔食記〕不想吃就不要吃

世界上最難吃的東西不是屎,
而是在用餐時談論前女友的事。

不管口中咀嚼的是什麼,都讓人想吐、反胃,

 

難吃。

———————————————————————–

台灣昨夜颱風過境,雨勢很驚人,我們選擇躲在溫暖的居酒屋裡吃點東西。

熱茶水有股說不出的味道,你說是自來水味,我倒覺得有些香氣,
或許只因為在你身邊。

看著檯上掛滿字跡斑駁的木板,以及耳邊一首首懷舊演歌,
我想我開始喜歡颱風來拜訪的夜晚。

你用著彷彿在發光的眼神,說著多麼期待吃到生魚片,
我也開心的與你分享,我所喜愛的各間日式料理店。

上菜了,是熱呼呼的丼飯,配著灑滿蔥花的味增湯。

「玄武?你是說玄武嗎?」

「對,怎麼了?」
我停下手中的湯匙,看著你若有所思的臉。

「嗯…沒有。」

 

「那你吃過嗎?那間真的好好吃噢~可是每次都好多人,下次一起去?」
腦中開始興奮的計劃著。

 

「嗯,我吃過了,那間還不錯。」

「喔…原來你吃過了。」
有點失望,但又有點開心我們有共同收錄的餐廳。

 

「嗯,我帶她一起去吃的,在網路上的評價還不錯,她最喜歡吃生魚片了。」

 

唰!!
一組客人用膳完畢,起身走出居酒屋,
日式的拉門被用力拉開,我看見外頭下著磅礡大雨。

 

「怎麼了?」

「沒事,只是看到外面…雨下得很大」
其實我忘記剛才自己究竟是什麼表情。

 

「嗯,雨真的很大呢」
你轉身看了路上。

在你轉頭的那一刻,我允許自己露出一點受傷的表情,
然後在你回頭之前,告訴自己要收好,不要吃飯吃的不開心。

 

「你的心也下了大雨嗎?」在轉身之後,你突然看著我,這麼對我說。

 

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你絕對擁有感受他人情緒的能力,
你可以捕捉到別人的每個微表情,你也可以很快的進行同理,

可是你什麼都沒做,或你什麼都不想做,
冷漠的看著別人,或是我,獨自舔拭傷口。

「吃飯吧。」

 

再也不想微笑,看著依舊冒煙的丼飯,
覺得難以下嚥。

———————————————————————–

帶著奇差無比的心情離開,路上只剩訊號閃爍的交通號誌,
與始終淋著大雨的路口。

看著這麼大的雨勢,心情突然很好。

 

因為他媽的這個世界現在跟我的心情一模一樣。

黑色的

什麼都是黑色的。

心情、想法、感覺、念頭都是,
甚至覺得窗外的陽光有些刺眼。

晚上睡覺時,關上房門滅燈的那一剎那,才會覺得鬆了口氣,
在一片黑暗中終於不用再偽裝自己。

反正都是黑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心裡好像養了幾條壞蟲,
默默的啃著自己,默默的發痛。

每天醒來,鏡子中的自己總是很疲倦,
除了收案時勉強的打起精神,其他時候都面無表情,
或總是一臉有些受傷的樣子。

我無法說「我也不想這樣啊」

因為真的開始懷疑,會不會這就是我的選擇,
選擇這樣活著。

會不會其實我也樂在其中,被啃食的很快樂,
以為這樣的痛就是在經歷一些什麼,或是學會成熟。

有時候總想著「啊,如果我是PD(personality disorder)就好了」

——————————————————————————-

昨晚無意間看到網路文章,突然頓悟一個道理,
原來愛情裡最大的盲點就是:「想把疼愛都給你,疼痛都留給我。」

(嘆)

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其實不只在愛情中,
許多無私的緊密關係之中,似乎都存在著這樣一回事(?)

親子、最好的夥伴、情人可能都是。

真的愛著對方,所以想把一切好的都留給他,
想要替他取得他所想要的所有。

誰都想找到一個值得託付終生的人。
誰都想找到一個值得我們付出所有的人。

如果,是彼此相互愛著的兩個人,想必會很幸福吧,
因為不斷付出的同時也不斷獲得,給出最好的也得到最好的。

可惜公平交易這回事並非上天設定好的腳本,
於是產生:「你過得很幸福,我過得很痛苦」這種悲劇。

 

但永遠都別忘了,痛苦或幸福都是自己的選擇,
我們要學習承擔,如果擔不了,就換個選擇,或放手吧。

繼續下雨

揮別了連續幾日的高溫炎熱晴朗,開始下起午後雷陣雨。
彷彿內心世界也是。

前陣子諮商組的學弟(奕維),在臉書上寫了這麼一段話

人生總有一段時間或一段路
會讓人載浮載沉
但沒有關係
也因為在起伏裡
讓我們學會了平衡的方式。

漸漸復元
也並不表示我們從此就對痛苦免疫
而是在痛苦裡 我們漸漸學會如何修復自己。

在好幾個發愣的時刻中,總想起這段話,

久久沒有碰面的同學突然問我「最近過的還好嗎?」
因為他覺得臉書上的照片,每一張都笑得很勉強。

我沒有回應他,不過下一秒我想要刪掉臉書帳號。

繼續下雨吧,嘩啦嘩啦的,
才不會讓人發現有人在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