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owrd

密碼是你的帳號♥♥♥

廣告

about my brain MRI

耶~明天週六終於不用早起去醫院排隊等看醫生。
在台灣大醫院就醫過的人,一定懂那種痛苦,超、浪、費、時、間。

過去三個禮拜,每週六我都跟家人說:我去醫院囉。

他們以為我去台大收案,其實我是去慈濟看醫生,下午才去台大整理資料。
經過幾週的檢查、抽血、吃藥、看片,大概有個結果了。

誠如先前提到的,貧血的問題需要鐵劑、食物以及睡眠補足,
而血液腫瘤科的醫師很謹慎,另外還安排了Brain MRT要確定沒有結構上的問題。

回診看報告的時候,醫師說腦室很對稱、腦子長得很漂亮,覺得開心,
但回程整整迷路了一個小時,不由得在FB上怒發動態消息:

『因為身體有點小狀況,照了腦部MRI,今天回診看報告一切都好。
但是回程時,已經走過三次的路線,還是迷路了。

功能性的缺損是照不出來的啊,幹~~』

因為照MRI有打顯影劑,院方建議要有親屬陪同,
所以後來讓我媽知道這件事,她緊張了老半天。

照之前要我睡飽,不要太累,照完後又逼我喝很多水,代謝顯影劑,
覺得她很嘮叨,可這就是家人最無私與無條件的愛。

比起某個傢伙,事前不知道,也不覺得我消失很奇怪,
事後知道了,也完全沒有問檢查結果(切心)。

其實頭殼真的沒有大礙,但有幾個小小的問題,
基於我真的很怕我媽又會持續嘮叨,乾脆說沒事比較省事,
以及,我終於懂了,原來你真的會捨不得讓最親密的人擔心。

根據影像醫學部醫師的判讀,我的pituitary似乎有增生的傾向,
但還不至於是腫瘤,然後右側Frontal sinus好象有發炎的情形,
血液腫瘤科的醫師說這不是他的專業,請我改掛神經內科。

不過當天就醫時的對話很有趣~

醫:嗯…放射科說腦下垂體好像有這個…嗯 …(瞄到報告寫hyperplasia)
我:增生?
醫:嗯嗯,對、對、對,增生,但我好像看不出來?
我:喔,是不是那邊(指)
醫:喔,對、對、對…
我:那我是不是應該要抽個血,看生長激素、泌乳激素之類的?
醫:喔,對、對、對…你說對了。
我:好的。
醫:(繼續滾動滑鼠)可是我真的看不出來欸?

我覺得很有趣,因為我整天在台大神外,這種病例就遇到一堆啊!!!
更別提某位同學論文就是做pituitary tumor術前術後的神經認知功能改變。
我還幫她收過案哩。

然後醫師開了一個月的鐵劑後,請我去神內就診,
我點點頭說好,後來就自己把預約掛號取消了。

因為我覺得現在的自己不健康,但不是腦下垂體的問題,
而且,就算是有狀況,沒有任何明顯的症狀,頂多需要追蹤而已,
再者,真的有事情,要開刀我應該會找某幾會熟識的醫師,
最後,我現在不可能處理他們啊!

生活中有其他亂七八糟的一堆鳥事,我真的只能放任我的pituitary自由發揮。
嘿,要乖乖的喔。

至於Frontal sinus的sinusitis,
幹,一定是論文太難寫了啊。

繼續加油

唸書這麼多年,第一次很開心連續假期終於結束。
感恩政府,讚嘆政府。

許久不見的同學問我最近好嗎,我說還不錯,
因為很開心終於要恢復正常上班上課了。

他問我為什麼,我說:
因為全世界都在放假,只有自己在忙,感覺很差。

沒錯,中二病大發作。

能夠重新回到生活的軌道上,真的很不錯。

明天第一個行程是去戒治所上課,
新年度新課程以及新班級,胡老師加油!

Dx:Iron-deficiency Anemia, IDA

今天回診了,花了一整個上午在等待,連假要開診的醫師也是滿辛苦的。

抽血報告結果顯示沒有什麼大礙,但確診是缺鐵性貧血。
Ferritin正常值7.4~73ng/ml  抽血值4.405
Fe正常值50~170ug/dL 抽血值15
Hb正常值12~16g/dL 抽血值10.3
MCV正常值82~98fL 抽血值71
MCH正常值27~32pg 抽血值23

醫生說身體要養好一些,半年內不建議捐血,
另外開了二價的鐵劑要開始補鐵。

對於身體整體的狀況還算健康,覺得是開心的,
只是離開醫院後,心情又不自覺沉重了起來。

身體是健康的,但心裡好像生了一場大病,
想要吃會變快樂的藥,也想吃會變聰明的藥。

IDA是指缺鐵引起的小細胞低色素性貧血及相關的缺鐵異常,
是血紅素合成異常性貧血中的一種。

那如果寫論文時缺乏愉悅的感覺以及相關的喜樂不能,
以及在感情復合後常常想起過去的不愉快經驗,
醫生會給我什麼診斷呢?

未達憂鬱症標準,我想,
可能是論文性情緒低落以及復合後創傷症候群吧。

離開慈濟後,站在街頭不知道要去哪裡,
所以後來又去了台大,繼續整理收案資料。

其實從唸護理開始,就很習慣在各大醫院間走動,
半年內應該也是都待在醫院裡直到病患組資料收集完畢。

突然想問自己,還喜歡醫院的環境嗎?

病床、酒精消毒味、白袍、點滴架、號碼燈、批價掛號領藥,
充滿各種線索勾起各種回憶。

從民國92年開始,十二年,值得嗎?後悔嗎?要繼續嗎?
其實我也不知道耶。

2015開工

2015年1月2日,當全台灣都在塞車,以及四處充滿人潮,我選擇開工。

又回到那幢白色巨塔,穿上白袍,揹著收案工具,
在醫院的長廊裡快速走動。

應該有些人知道,其實我不喜歡過節,
一部份的原因來自去年的PTSD,
另一部份則是因為我他媽的沒個案快樂個屁。

當大家都嚷嚷著:聖誕快樂!Merry X’mas!新年快樂!Happy New Year!

我覺得很諷刺,畢竟最近生活中沒有什麼好開心好快樂的,
鬼日子中,只有Tear & Tear ,以及Tear。

因為真的很悲慘,所以要說三次QQ

沒有放假的心情,所以當我站在診間裡,是很愉悅的。
比別人多努力一個下午,只想等到在跨年夜或元旦時喝酒跌倒的人,
因為現在要收的病患組就是frontal的TBI或是tumor…

雖然今天醫院真的很冷清,而且我也沒有收到案,
可是開工的感覺還不錯,2015年,有一個勤勞的開始。

希望所有也很努力的人兒,會漸漸傳出好消息。
我們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