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好走。

「人生第一次與親密家人的道別」

覺得四月是個令人難過的月份。

好朋友才剛經歷的與親密家人離別,
沒想到男朋友也在今天,送爺爺回家走最後一趟路。

昨晚是令人放鬆準備好好擁抱假日的週五晚上,
原先計劃好要一起吃個飯,然後看場電影,算是犒賞禮拜來的努力。

不過,就像每齣戲劇一樣,
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打亂了所有的規劃。

.

.

他大伯說,爺爺病情不樂觀,大人們做出的決議是,
週六準備候送搭機回家,進行安寧療護。

於是還來不及吃晚飯,就匆匆分頭趕去醫院。
一開始還跟親戚們吃了頓開心的晚餐,其實我有點錯愕

「怎麼這麼熱鬧?」

回到醫院後,氣氛稍微嚴肅一點點,
但他的小姑姑說要開手機放佛經給爺爺聽,
試聽音量時發現音樂開超大聲,一時間多了不少笑聲。

接著又在小姑姑的提議下,找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全部的人都在病床邊禱唸,那氣氛不哀傷,反而有點溫馨。

我想,或許是經文真的有鎮靜的力量在吧。

後來,真的就像電視劇演的,大伯一臉沉重的站在病房門口
「全部人都出來,我有話要跟大家說。」

我看著他的臉,有點不太確定我該不該一起出去,
他則是一臉很緊張,說不出的複雜,但緊緊牽著我的手,
我想也是,這時候換做是誰都很慌亂的。

然後大伯又開口了
「阿睿,你讓你女朋友留下來,幫忙看一下阿公跟心電圖的數據。」

「好。」

我拍拍他的背,這是我僅能做到的加油打氣與安慰。

.

.

.

喧嚷的人聲離開後,病房內是格外安靜。

摸摸床榻上看起來很虛弱的長輩,
在我幾年前的記憶中,他笑起來很慈祥的,
那一年去他們家作客的時候,有一晚我們帶著好吃的東西去探望爺爺。

因為台語太爛,很難跟爺爺聊上幾句,但我一直記得他老人家的親切,
幾個月前,爺爺來台灣住院治療,曾去探望過一次,他消瘦不少。

不過看到我的時候,臉上依舊是非常慈祥的笑容,
跟眼前戴著呼吸器,大口喘著的老人家不太一樣,
為此覺得有些心疼。

我心裡頭默默想著
「阿公再加油一下下,明天回家,就可以不用加油囉。」

.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看到別人很辛苦,尤其是長輩,
真的沒有辦法,就會一陣鼻酸。

在我自己外公辭世前的幾週,也幾乎兩三天就往醫院跑,
看到親戚來探望,都會跟阿公說加油,
其實我真的很不想叫他們再加油,
那太辛苦了。

.

.

很快的親友們又全數走回病房,大家臉上沒有很悲傷的表情,
但就是一種說不出的沉重。

隨後大伯開始請大家慢慢回家,說明天還有要忙,今晚多休息。
並且吩咐隔日的後送搭機可以不用到,應該還好。

我問了他的想法,他說想來看看,我問他要不要一起回家,他說
「回去幹嘛。」

.

.

不確定他是不敢往後想,或是還不清楚事情的現況,
我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問他,考慮一下同行返鄉的事。

畢竟當生死離別擺在眼前,生命事件的重要順序,
是需要改變的。

最後我們分頭回家,各自好好休息。
他準備隔天的早起,我繼續忙論文的事。

到了今天早上七點,還在半夢半醒中,收到他的訊息,
大意是說要準備出發去醫院,協助候送的事。

隔沒多久,再收到的訊息,是爺爺在大家都還沒到醫院前,
已經安詳辭世了。

我相信這或許就是他老人家的意思,不要大家慌張,
不過大夥總還是慌了手腳,畢竟這是他們家第一次跟親人道別。

稍微跟他交待,行李記得放入黑色跟深色的衣服,
要看的書、電腦帶著,然後給我半個小時,我可以去載他跟妹妹們。

在車上,他持續與親友保持聯繫,確認機位等等的事,
我則是安靜開著車,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他們平安的送到機場。

相信當下的心情肯定是煎熬的,要說措手不及,應該還好,
只是面對死亡,我們心裡永遠無法準備好。

.

.

感謝今天是好天氣,不會太冷或太熱,
祝福爺爺走的一路平安不顛簸。

我會想念您慈祥和藹的笑容,
一路好走。

廣告

關於下雨的惡夢

在趕完論文進度倒頭就睡的這一晚,又做惡夢了。

夢中的天空總是一直在下雨,然後每次都忘了帶傘。
.

這次的時間點發生在多年後,即便當了媽媽,
面對某些事情,還是沒有學會勇敢。

最熟悉親人的陌生眼光,原來這麼傷人,
讓我在夢中一直哭一直哭。

印象最深刻的痛楚是,不論怎麼找,都找不到我的化妝包。
這才知道,原來去掩飾些什麼,對我來說這麼重要。

在夢中,看著他和她,原來感覺可以這麼清晰,
好像真的一樣。

看著最愛的人,猶豫自己是否要離開,成全他的幸福,
希望這種選擇在夢中曾經體會過就好。

.

.

.

醒來後在床上發呆,眼角有一點潮濕。
腦中用很慢的速度,緩緩將那些畫面凝固,

在真正分開前,還有很多牽扯
在真正分手前,還有許多要割捨
好像總非得要把愛消磨完
才能真正離開。

24億換來的男朋友。

有時候,我們很努力卻看不到結果
就需要一點天意,告訴我們這樣做
沒錯。

————————————————————————————

2015年四月,某一期的威力彩累積到24億彩金,
碩士畢業論文寫的苦悶,感情也持續著穩定的不穩定關係。

那個下午,大雨過後的黃昏,想著最近。

一直以來的努力,彷彿像是一種強迫式的選擇,
我的主動,你的被動;我的在意,你的隨意,
遲遲沒有一個答案。

努力的盡頭究竟是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苦笑著,希望上天可以告訴我,

於是長了這麼大,第一次自己買彩券。

賦予這張威力彩一個很重要的操作型定義:
「如果中了24億,我們就分手,這是天意。」

也許你會覺得用七個數字,決定一段感情的去留很可笑,
但本質上,我是用24億去換一個男朋友,你覺得怎麼樣?

我很認真,我很嚴肅,我很在意,因為我很愛他,
只是需要更多天意與更多證據,證明這樣去愛沒錯。

————————————————————————————

我花了100塊,買一張彩卷,中了三個數字,可以兌換100塊的獎金。

雖然我失去了那24億,但我換到一個男朋友。
或許會繼續這麼愛下去吧。

嘿,你知道你價值24億嗎:)

FullSizeRender

人生旅程必備的夥伴:閨蜜

首先要說那部也叫做「閨蜜」的電影,真是踏馬的爛透惹。
沒有要推薦他的意思。

要說的是,我有一位閨蜜,認識他八年了。

我曾陪他走過兩段感情的風雨,
他也伴我走過一段感情的烈焰。

真的很開心,有一個人可以這麼近的陪著妳,
聽妳肆無忌憚又百無禁忌的謾罵、八卦與發癲。
他是我不離不棄的閨蜜。

很多沒有辦法跟家人講的事,我會試著跟他說,
很多想要抱怨另外一半的事,我也會找他傾訴。

我們不同性別,但因為有他的存在,讓我相信,
男生女生之間,可以有純友誼存在。

雖然曾作夢夢過他跟前男友在一塊(嗯?)

最近生活中發生了一些些小小的鳥事,
只是我不夠大器,小鼻子小眼睛的很在意。

心頭很悶,打開電腦卻持續逃避論文。
雖然只剩最後一章Discussion了…(遮臉)

決定敲敲我的閨蜜,跟他大吐苦水。

今天上夜班的他,才剛醒來,就聽我抱怨東、抱怨西,
他非常冷靜,但不客觀分析。
他專注聆聽,從不回話打斷你。

在我抱怨到某個橋段,累了,喝口水
用他最沉著的口氣跟我說:

「我知道你現在覺得有點煩,不過…」

「你現在應該要專心寫論文喲~」

簡單的一句話,卻立馬讓我超有現實感。
真的!!!!!!!
現在哪有時間去煩惱阿貓、阿狗的事啊ヽ(*。>Д<)o
要專心面對論文大怪獸才是(握拳)

然後我決定要發一篇文讚頌一下我的好閨蜜,
等等就來去寫論文。

謝謝我的閨蜜朱小Dヾ(●´▽`●)ノ

阿貓也愛東京芭娜娜

Thanks a lot~ ♪(´∀`=)♪
謝謝生命中有這樣一位朋友

我們很少很少聯絡,碰面的次數大概等於每年同學會的次數,
只是你出國總記得我。

.

在那些過的很不快樂的日子裡,求了一個愛情御守給我。
我笑著說:「這應該沒有用喔~」

你一臉尷尬的搔著頭,然後說
「對齁,我應該要求學業御守才對!」

.

又過了幾個月,我拿到兩個金閣寺的幸運籤,
還有一個愛情跟一個學業御守。

嘿!在你眼中我的愛情到底有多不順利啦XDD"

但真的很謝謝那份一直被記住的心意。

阿貓也愛東京芭娜娜

10346280_10207205696487606_1345918390834387741_n

人要做自己,才會像自己。

連假前的下班時段,站在師大路與羅斯福路交叉路口,
人潮,熙來攘往。
喧嘩,顯得熱鬧。

紅綠燈前,年輕與匆忙的身影不斷來來去去,
粉色雪紡紗、短裙、透膚絲襪、長髮、淡妝,
各種女孩的樣貌。

 

突然想起,曾經有個男孩跟我說過,他所喜歡的女孩的穿著。

我試著攫取,並且想像,那些衣著在我身上的樣子。

飄逸氣質的雪紡紗、帶著圓點圖案的短裙、性感中帶有神秘感的絲襪
以及有神的大眼睛、線條俐落的鼻樑、適合擦上唇蜜的小嘴…

 

一個轉身,我在櫥窗前看見了一個女孩,
球鞋、牛仔褲、白色上衣、馬尾、粗框眼鏡,
還有略顯疲憊的肩膀。

原來我一點都不像,他所喜歡的女孩的樣子。
原來這些想像如此可笑與荒唐。

綠燈亮了,提起手邊的電腦,往前走去。

突然懂了,其實人要做自己,才會像自己。

也明白著,刻意的認同討好,沒有必要。

如果連你都忘記、忽略、拒絕自己,
那又怎能奢望,會有人好好的愛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