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gratulation on graduation!

在相遇之前,在我們進入這段關係前,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在考進這所學校後,我們成了同學。

四年來的載浮載沉、吃吃喝喝、互相Cover。

很謝謝人生低潮的時候,有你們這些傢伙在,
雖然有時候是冷嘲熱諷、有時候是噓寒問暖,
不過都是一種陪伴。

研究所裡的每個難關,我們覺得自己跨不過去時,
總為彼此加油打氣,然後過去之後一起大聲呼喊:我們做到了!

.

其實那些日子都是小日子,擁有你們也就是小確幸囉。

嘿,同學們畢業快樂啊。

1508210_10207582538828429_2467564017692723837_n

五月很好

YAYAYA~我終於又可以上來發廢文惹。(拭淚)
五月的最後一天,有一種明天就是六月的感覺。
靠~這真的很廢

還記得在生日前,曾計劃著那天要好好犒賞自己,
看是大吃一頓、大玩一天、大睡一場都很好。

但很悲劇的,那天早上寫了論文,下午全部都在橋論文口試的時間。
因為TMD口委臨時落跑RRRRR

.

之前找了A跟B兩位口委,都是老闆的好麻吉,
上班時間一起看病人,下班時間一起進熱炒店的那種。

後來敲日期的時候,A委員說他家有事,不方便擔任,
於是非常臨時換成某位喊水會結凍–院長級的委員C。

.
因為太戒慎恐懼,還曾經請了一整天的假去跟院長博感情敲日期。
殊不知,在週四的時候,突然收到遠在歐洲旅行的老闆回傳訊息:
「欸,你的口委要換人」登愣!

然後因為老闆四處飛行,一下有網路一下沒網路,我還不清楚是什麼狀況,
只聽到「換口委」三個字,心臟都快停了。

.

等等等,等到週五那個美好的日子,中午過恢復與老闆的聯繫,
這才知道口委B說他忘記跟我有約,所以排了國外的會議。

不過他說當週的職務代理人是一位主任級的D醫師,可以換當他口試委員。
想想好像也OK,反正誰來都可,聽我報告就好~

.

結果就在我見獵心喜的要跟委員D聯絡時,
他說「喔,我請假欸。」

真的要懷疑是不是我的腦子進水、耳朵壞掉,
你是來代理另外一個請假的人,你還可以請假?

.

「麻煩你找我的職務代理人謝謝。」

也就是說,我要找職務代理人的職務代理人。
這世界是怎麼了,有這種東西嘛!!!!!!!!!!

.

嗚嗚嗚,立即聯絡遠在歐洲不知名小城的老闆,
他雙手一攤,好像也沒什麼好步,更何況他不在國內,
我只好重新聯絡委員B。

「呃…委員B不好意思,委員D說他要請假,不方便當口委捏。」

「他怎麼可以這樣~他答應我了捏~」委員B你真可愛,但他真的落跑惹。我心裡想。

.

於是在「換口委比較容易」還是「改日期比較容易」中來來回回了一個下午。
最後決定改日期,打死都要等這三位口委們到齊。

我以為生日那天會有幸運之神眷顧我的,沒想到他好像請假了(菸)

.

總之,連敲個碩論口試時間都可以這樣一波N折,
感謝吱吱同學安慰我「現在折完了,口試當天就順利囉!」

= ̄ω ̄=嘿幸運之神你聽到囉,不是盡力,是一定要做到啊!

—————————————–終於結束聯絡口委的可怕事。

.

後來晚上跟數字人先生約好要去吃飯,
把我載到北車後,一臉很神祕的帶我到京站裡逛呀逛。

.

我知道他跟我們班那些同學好像密謀一些事,
但難得他守口如瓶,一點一滴都不肯洩漏。

不過其實我早就看到他們用群組在聯絡的訊息了ㄎㄎ。

為了讓大家都歡喜,我還是先保持不知情,
只是當被騙進ZARA,看大夥們用很瞎的方式登場時,
笑到流累了,或許真的太蠢所以很好笑,但也有感動的成份。

我們都這麼大了,卻還願意為彼此耍笨,
這是一種很可貴的純真。

11052490_10207588224210560_1681094523237646608_n

快速的唱完生日歌、吹蠟燭、許三個願望、切蠟燭,
一切都在10鐘內結束,然後就被趕去吃飯,也是挺妙的。

吃飯的時候,收到了我盼了快兩年的卡片,被放在心上感覺真好,
然後另一項是我現在最需要的禮物:原來玫瑰金才是愛情的顏色。

我又戀愛惹>///////<

IMG_6827

後來去了大直山上看夜景,其實我比較懷念在八卦山上的那片空景。
不過因為這地方有些因緣,反而在看著摩天輪的時候,有另一種心情。

.

夏夜裡的蚊子超多,看沒多久也就下山歸途。

一路上聊著這些日子以來的總總,偶爾回頭看一下過去的不懂事,
這才發現,我很喜歡我現在的樣子,而他也是。

可能還是會在意一些小事,喜歡問東問西,有一點情緒,
但不一樣的是,現在我可以做出對關係加分的好結論了。

「欸,真的老了一歲比較會想」我說。

「那妳老的很值得」吱吱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覺得老了也滿悅耳的嘛。

.

人生的年資又增加了,今年特別的忙碌與低調,
但很感謝平安而滿足的又長大了一歲。

忙的很累的時候,抬頭看看,
原來那些重要的人一直都在。

我們都會在生命中遇見更多美好的事( ´ ▽ ` )ノ

屬於妳的草原

感謝有時差這玩意兒,讓遠在米國的少女,生日有36個小時。

相信生日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特別的一天,
但我想祝福妳,即使不是這一天,也會感到快樂。

希望有那麼一個人,讓妳能夠肯定自己是特別的。

 

異鄉求學的生活,充滿各種新奇與挑戰,
同時也有滿滿的鄉愁和孤單。

當妳說,妳是孤獨的一匹狼,
我更能體會那種寂寞感。

 

但既然這是我們的選擇,就努力的活著;
雖然是曠野中的一匹狼,不過屬於妳的草原一定很美。
內心是甜滋滋的少女心呀~♥

嘿,生日開心唷:)

11053168_10207475398469987_8946950541636213941_n

一個月的倒數計時

31天後的我,不曉得會擁有什麼樣的心情?
緊張、忐忑、不安、解脫、感謝,抑或平靜。

我相信,無論如何,都需要深呼吸,
那一天終究會來到,並且很快就結束。

享受過程中的心跳加速、面頰發熱,
跟三個人報告自己這四年到底在努力些什麼。

最辛苦的31天即將來到,
學位考試,我準備好了。

.

.

.

單挑啊!

Celebration For May❤

kerker,很喜歡五月。
不過這個五月太忙了,有好多好多的事等著完成。

關於慶祝嘛…或許要等到六月底(口試),或是七月底(執照)。

五月是可愛的月份,但我必須私心的說,
我很討厭其中某一天。

.

在一切忙碌中,還是撥空的玩樂一下。
嘿!五月的孩子,生日快樂喔。◕‿◕。

11210156_10207354124318209_911535796_n

只是我比較幸運

今天下午陪阿母去瓷器醫院做檢查。
檢查室外的等候處,幾乎人人都在玩手機,不然就是放空。

很逼哀的菸酒生帶什麼?
當然是帶上筆電好捧油跟該死的拖油評論文啊(〒︿〒)

FullSizeRender (1)

 

 

 

 

 

 

 

 

 

 

 

抱著筆電在腿上敲論文,好像有一種不在乎旁人眼光的驕傲感;
但其實踏馬的根本是「屎定惹老娘寫不完」的焦慮感才是正解啊。

 

因為阿母去年身體狀況不好,今年是例行性的追蹤檢查,
不過醫師滿夭壽的一次排三種:超音波、胃鏡、大腸鏡。

想必是「一次來瓷器,全部做到好!」的概念吧。

 

總之我媽很有心理準備,我也帶上各種應戰裝備(其實只有筆電)
從她報到後進檢查室,大概經過1.5個小時,我都埋首在data中。

突然有位檢驗師,手上拿著一疊紙衝出來,
大喊:這裡有Alice小姐的媽媽的家屬嗎?

 

於是我捧著筆電站起來,檢驗人員的表情寫著疑惑(還不時偷看我的螢幕XD")
跟我解釋等等要繳費的事。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可能為了清空腸道所有的東西,拉肚子拉了兩天,
以及為了檢查禁食一天,或只因為我媽自己太緊張,檢查失敗了。

 

檢驗師說我媽不適的症狀太嚴重,無法完成檢查,
而且人很不舒服的躺在檢查室裡休息。

她跟醫師討論後,決定要打自費的全身麻醉,
不過要先繳費,拿到收據後才有辦法執行這項醫療行為。

 

頓時我腦中的影象只剩下
「媽媽一個人很可憐的躺在檢查室裡」

當下真的有點慌,檢驗師交代我完成繳費後記得回櫃台報到。

我匆匆問了自費大概要多少錢,也不顧錢包裡還有多少,
就抱著論文打到一半的筆電直往批價櫃台衝去。

用最快的速度完成繳費,就爬樓梯衝回檢驗室,
因為我只想著「趕快讓媽媽打到麻醉藥,她就不會痛了」

 

然後在我回到檢驗室時,像一陣風要衝進報到櫃檯,

沒想到,我竟然被攔下!!!!!

攔我的人,是一群濕姐。

「小姐你不能進去!」「小姐你要抽號碼牌」「小姐你的號碼牌呢?」

 

「呃…我不用抽號碼牌」
護母心切的我只想把手上的收據督給檢驗師。

 

「小姐你這樣不行!要抽號碼牌喔!」「小姐請去那邊抽號碼牌」
「小姐你要抽號碼牌才可以進去」「小姐你還沒抽號碼牌」

 

洨姐洨姐洨姐!你們有完沒完!什麼鬼啊!

我執意要往前衝,濕姐仍然把我擋了下來。

怒氣完全湧上,我媽現在在裡面人很不舒服欸!

 

「我想我不需要抽號碼牌」我用了非常嚴肅的口氣說這句話。

「洨姐你要抽號碼牌才可以進去!」濕姐A用了更嚴肅的口氣跟我說話。
「洨姐你沒有號碼牌不可以進去的!」濕姐B見縫也跟著插話。

「可是病人已經在裡面,我剛剛去幫她繳自費的麻醉藥!」這是我最後的耐心。

「呃…那你不用抽號碼牌…」(散)

 

大翻了濕姐們白眼後我衝到櫃檯,總算把收據交給檢驗師。
然後走回剛剛窩了一個半小時的位置,完全不想開筆電寫論文。

腦中正在解析,方才那1分鐘發生什麼事。

 

根據我多年來在醫院走跳的經驗,我可以理解,
越大的地方、越多人的地方,需要體制、需要SOP,
可是某些時候不懂得變通,就成了一種白目?

我努力檢討著這些東西,也檢討自己剛才是不是有點反應過度。
就算是對瓷器醫院很感冒,好像態度可以再和善一點。

 

手上滑著手機,心裡擔憂媽媽的狀況,
腦中很煩躁的試圖要讓自己安靜下來。

就在很隨意瀏覽一些網頁後,媽媽總算在下午五點完成所有檢驗。

離開醫院的時候恰巧是下班時間,路上車多,
看著原本就不大條的路,硬是被塞進好多車。

大車、小車、公車、機車、腳踏車。
在一個交叉路口,我打完方向燈準備轉彎,
突然有輛機車從我右後方衝出來,緊急踩了剎車,
後面的公車貼超近,於是就被按了好大一聲喇叭。

駕駛座上的人當然是怒譙騎車的會不會騎、開公車的要看路等等之類的,
但礙於副駕駛座上是長輩,也不好意思罵太兇。

最後總算一路平安的回到家中。

 

結束了忙碌中有點慌亂,平和中有些爭執的一天。
心頭上縈繞的著問題是:我是不是其實滿愛生氣的?

或是說,其實我很容易生氣。

 

過去覺得自己脾氣好,或是被稱讚溫柔,可能只是一種假象。
因為我們很幸運,週遭都是好人。

想起先前跟一群有黑道背景、抽菸吸毒吃檳榔的人,
上「情緒管理」的課程。

 

我自認很用心也很認真的講道,但我一直到今天才覺察到,
或許那對他們來說並不需要。

我相信我有這麼多好日子,一部份要歸因於我的父母不太容易生氣,
另一部份是他們為我挑選了很好的成長環境。

但我相信這世界上有一些人,他們從小到大的生活中,
充滿爭執、爭吵、衝突、臭罵、批評、指責。

你也要學會那些,才是過日子的方式。

 

無所謂血氣方剛,不在乎情緒管理,
充其量只能算的上是,生活模式或生命價值。

他們不是忘記了,話其實可以好好說,不用大聲講,
而是他們可能從來就不知道,人跟人的相處原來可以這樣。

 

對於生活中夠屁倒灶鳥事的小小反思,
希望對我們都有幫助。

最後,如果你覺得你現在過得不錯,或今天過的很好。
都別忘了感恩一下,其實是我們比較幸運,要好好珍惜這種幸運。

mur

自從論文口試日期訂出來之後,每天都過的戰戰兢兢、精神抖擻。
然後每天晚上幾乎都會夢到跟論文有關的事情(悲哀)

從之前一直跑不出來的統計值、後來夢到跟口委見面
以及每次把修改後的論文寄出,總會在夢中收到老師的回信…

希望這個人生階段快快過去,卻又很怕那天的來臨(抖)

 

昨天下課後,從中午就開始寫,一路寫了10個小時,
除了倒水、上廁所之外,幾乎沒離開電腦前。

可憐的筆電也成功開機10小時未關機記錄達成~

趕在午夜前匆匆把第九版的論文寄給老師,
然後苦主快速洗洗睡。

在半夢半醒中,還在糾結那幾個未達顯著的結果,
就被自己很煩躁的思緒吵醒。

想滑一下手機,看到有新進信件,反射性的點開查閱,
唉…果然是神速的指導教授回信。

完全醒了。

 

約莫睡了八小時後,要繼續修改以及產出。
這款心情,就像這樣。

IMG_6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