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台灣臨床心理學會年會暨學術研討會 與會心得

這是第一次以臨床心理師身份參與年會,值得記念。

過去每年只能以大學生、研究生的身份在會場流竄,
很期待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在繼續教育積分上簽名。

 

某方面來說,很喜歡這種一年一次的大拜拜。

因為會聽到很多很棒的演講,會看到很多優秀的前輩,
看著他們就像看著自己的目標,看著他們就像看著未來的自己。

 

今年,我終於可以正式掛牌,年資不會寫在臉上,
我與會場內的各位先進一般,我們都是臨床心理師。

在為期兩天的年會與學術研討會上,我最有印象的分別是
衛福部心口司司長諶立中主講的「未來心理衛生發展政策」
和「學校教育是否符合社會對臨床心理師的期待與需求」的多方論壇的討論
以及朱惠英老師的「發展司法心理學法與矯治心理學,我們需要什麼?」
與陳若璋、彭秀玲老師的「司法鑑定培訓」工作坊。

諶司長提醒我們,臨床心理師是「正道」
一語打醒我對於未參與催眠、牌卡等旁門學習的不安及焦慮。

 

曾在求職面試時,被詢問會不會這些東西,當下我是很困惑的,
後來因未能被順利錄取,曾經深深的懷疑過自己是不是學的還不夠。

直到聽了演講、再次與臨床實務前輩接觸後,我才彷彿重新甦醒過來,
八年來的訓練已足夠,正道有正道的要做的事,以及正道該有的方向。

然後另一場多方論壇的討論,擁有各種實務經驗現在自行開業的學長提問,
心理治療診所是否也能共同擔起訓練PGY的業務。

我甚為感動。

許多師長在報告中不斷提及PGY訓練,在我耳裡聽起來卻像屁GY
因為官方數字告訴我們,這兩年台北市沒有任何一間醫院收過PGY
此等處境,要我們這些剛出爐的臨床菜鳥何去何從?

 

我喜歡參與大型研討會,聽聽各領域前輩的分享,
但很討厭聽到長官提出各種過於理想的培訓計劃,
因為根本無法實現。

謝謝鄭逸如老師在最後,一句話給在場所有臨床心理師的期許:
「前面的人要帶,後面的人要跟」

 

另外兩場均與司法心理學相關的小型研討會,
豐富了我們在這個人人都想靠近卻又覺得神秘的領域中的見識。

感謝三位經驗豐富的前輩不吝分享,很多東西是我們從未碰過的,
由於此領域仍有許多知識與技術需要傳承,短短100分鐘很難完全交代。

在學會精心的安排下,很概略粗淺的一窺司法心理工作實務,真的很幸運。

希望未來能有更多類似的工作坊,讓對這個領域有興趣的研究生、心理師繼續進修,
假以時日,我們能做的、能分享的、能幫助這個社會變好的,一定比現在多更多。

附上敝系師生的團體合照,參與活動的工作夥伴大家都辛苦了!

IMG_2963

 

 

 

 

 

 

 

 

 

 

簡短的分享,僅對大師們獻上敬意,我們明年再相會囉!(揮手)

廣告

105第一次臨床心理師考試-臨床心理學基礎-申論三

三、請說明幻覺相關(illusory correlation)與刻板印象及迷信的關聯。(20 分)

幻覺相關(illusory correlation)現象屬於認知偏誤(Cognitive Biases)中的一種。該現象發生在:當人們相信兩類事件通常應該一起發生時,就會認為兩個事件一起出現的頻率比較高,即使它們同時出現的情況是隨機發生的,而且不比任何其他兩個事件同時發生的次數多。也就是說,人們可能會在只是巧合的隨機事件中,傾向看到自己所預期的相關性,並將原先分別獨立的事件產生相關性的聯結,即為幻覺相關。

此一現象的產生,是一種人類思考上容易有先入為主觀念的具體呈現;源自於個體僅根據個人主觀感受即對事物進行判斷,或依據現存法則進行解釋,其中可能隱含個人原先對事件的價值觀及信念,意即帶著某種偏見或刻板印象,而忽略了實際客觀的機率值及整體狀態,造成認知判斷上有所偏頗與偏誤,因此可能導致感知失真、判斷不精準、解釋不合邏輯、各種「不理性」的思考結果。

認知心理學家Chapman & Chapman (1996)所做的實驗,描述了人們在判斷兩事件同時發生的認知偏誤情形。首先,他們給予實驗受試者一些假的訊息,包含精神患者的臨床症狀(例如妄想、猜疑),以及宣稱是由這些患者所繪製的人像圖。接著,安排受試者評估某一特定症狀與圖中人像特徵(例如特異的眼神)之間關聯度的高低。實驗結果顯示,受試者會明顯高估猜疑症狀與特異眼神之間的關聯性,但事實上,兩者之間並無關聯。

除了實驗結果外,在生活中經常隨處可見,因個人帶有刻板印象或偏見,進而在看待兩項隨機事件時不自覺便以幻覺相關做為解釋。例如:信仰強烈的人,可能因過度迷信,便將祭拜禱告後事件的正面結果與神明或上帝神蹟顯現相互聯結,產生了「有拜有保佑」的錯覺相關,但實際上他忽略了自己的努力、巧合的可能,以及其他影響因素。

—————————————————————申論題寫到這邊20分已可全拿但下面的觀念也很重要!

 

事實上,當人們認為事件/事物之間一定存在某種關係時,已然心存偏見,這時就只會一心想尋找支持自己的理論,不僅將相毫無關係的事物形成具相關性的推論,進一步更容易將相關做為因果解釋。這種傾向於去尋找肯定的證據,而忽略否定的訊息的行為,這是所謂的「肯定偏誤(confirmation bias)」。

心理學以「幻覺相關」說明人類認知偏誤中不存在的相關性,在科學研究中則有「虛假相關(spurious correlations)」探討兩變數之間可能的關聯。此一相關概念說明的是,兩個變數之間並非存在因果關係或簡單相關,而是兩變數均與第三變數相關連所致;第三變數問題的出現是因為在自然世界中,許多不同事物原本就是相互有所關聯的。然而,更重要的概念是「相關不代表因果」,即便兩變數間原先確實存在某種關聯,何者為因,何者為果,無法僅從相關中反映出來。

任何人類具體的行為,均非單一變數引起,而是由許多不同因素所決定的「一件事情的原因是多樣性的」。以科學觀點分析行為原因時,應參照多樣性原則思考,切勿落入某一行為只由單一特殊原因造成的思考陷阱。大部分複雜的行為是由多樣因素決定的,在各式各樣因素共同作用下才會引發某一行為,變數集合在一起的整體效應及其交互作用,遠遠大於各單一變數所造成的效果。

一個受過良好訓練的心理學家或許有把握對總體的行為做出預測,但是在預測個人行為時則會有極大的不確定性,不應該在未強調其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對任何人作個別預測。因此,具專業素養的心理學家,往往在評論社會案件或特殊個案時會語帶保留,這是我們對科學研究的嚴謹對、對交互作用的包容,以及對個別差異的尊重。

網友提供避免或改善幻覺相關的方法:
1. 決策過程避免忽略負面的訊息,應該更多加廣泛的收集訊息避免決策上面的偏誤。
2. 避免小範圍的抽樣調查及個人經驗影響,讓自己忽略了更嚴謹的求證過程。

更多關於幻覺相關的解釋與理論:
http://www.buzzle.com/articles/the-concept-of-illusory-correlations-in-psychology.html

Reference:
1.Chapman, L. J., and Chapman, J. P. (1969). “Illusory correlation as an obstacle to the use of valid psychodiagnostic sings.”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74, pp. 271-280.
2.李泳龍、楊永和(2005),公共事務資訊傳播之個案研究-媒體與民眾之認知偏誤,公共事務評論,第六卷,第2期。
3.網友整理:http://blog.jangmt.com/2012/06/cognitive-biases.html

貼標籤不是罪,只是可以更科學。-別再幻覺相關了!

又是週一,重覆開啟陀螺轉模式。

忙碌的生活中,充斥著各種複雜與繁瑣的事,
讓我們腦袋轉呀轉,不僅要效率還要顧及人情 (暈)

覺得用腦過度,覺得有夠「阿砸」…
索性對於某些事,改用咖陶屋或ㄤ逼哩柯斯思考,還比較省事。

這樣的你,認知偏誤(Cognitive Biases)了嗎?

 

22天前,台北內湖發生了讓全台民眾都群起激憤的斷頸案。
第一時間的新聞報導,雖未提及犯嫌是否罹患重大精神疾病,

但,幾乎就在同時,議論「精神疾病」與「暴力攻擊」相關性的言論甚囂塵上。

這是為什麼呢?

 

可能有部份新聞具引導作用,例如:
2016/3/29 ETtoday 新聞雲:內湖「小燈泡」斷頸案 警方認定是精神病症明顯

或許也因為近年台灣社會上的隨機攻擊案造成的傷亡與傷害,
讓人們惶惶不安。

 

讓我們將記憶推回去年2015年6月27日震驚全國的八仙塵爆案。
在驚恐與難過中,你是否曾聽過對於當事受害者「跑趴」、「玩咖」這樣的形容?

時至今日,傷者為了避免身上疤痕攣縮而持續復健中,
而那些被貼上的標籤,要怎麼做才能不再附著?
2016/4/8 蘋果日報:女大生沉痛 「我是八仙傷患但不愛跑趴」

 

透過上述兩則令人印象深刻的新聞,不難發現,
生活中許多時候,我們會快速地將兩種分別獨立的事物聯結在一起,
形成一種「貼標籤」的現象。

例如:富二代-媽寶八嘎囧(8+9)-屁孩八卦板-肥宅

這種貼標籤的行為,往往是不經大腦思考便可立即產生的聯結。
而透過此種類似膝反射式的思考可以讓我們盡快對事物進行判斷與分類。

不過,這些判斷是100%正確的嗎?

 

可能不對。

你我只是落入了以為兩者密不可分的幻覺相關(illusory correlation)中。

 

在認知心理學研究裏,發現人們許多時候往往僅根據個人主觀感受即對事物進行判斷
便造成所謂的認知偏誤(cognitive Biases)。

 

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明:
認知偏誤可導致感知失真、判斷不精準、解釋不合邏輯、或各種統稱「不理性」的結果。

當採用認知偏誤的思考,往往能節省時間,使我們的行動更有效率;
但這般具「偏誤」的思考,同時卻隱含了各種可能的偏頗與錯誤。

而幻覺相關(illusory correlation),就是認知偏誤的一種。

 

幻覺相關的現象,起因於人們喜歡對偶然事件做解釋。
當我們相信某兩類事件通常一起發生時,就會認為兩事件共同出現的頻率較高。

例如:你相信在八卦板上出沒的鄉民都是宅宅,
因此看到某篇酸文,便認定這ID肯定是個肥宅。

又或者:因為不了解精神病患者的情緒與心智狀態,
但曾聽聞過心神喪失狀態下的行為脫序與失常,
因此看到隨機性無差別攻擊事件時,便會恐慌「遇到瘋子」。

即便這兩件事情同時出現的情況,從頭到尾是隨機發生,
而且不比其他任何兩個事件同時發生的次數多。

 

也就是說,我們在隨機事件中,
會產生由刻板印象或其他捷思法(heuristic)所形成的,相關性聯結。

我們彷彿看到了其實並不存在的相關,直覺式的思考A跟B有關;
更甚者,在這樣的相關中,還落入了「把相關當做因果解釋」的謬誤。

 

相信你看過這樣的評論:
「精神病那麼可怕,為什麼不把他們全部抓起來!」
「自己愛跑趴,遇到了這種事根本活該!」

可是瑞凡,你怎能確定他們有直接相關?

 

更遑論其中,即便科技與研究進步的現今,
科學證據仍不足證明「精神疾患與暴力攻擊」之間具相關性。

你忘了思考還有其他千百種可能導致/引發/促成暴力行為的原因。
你也忘了還有很多罹患精神疾病的朋友正與病魔在搏鬥在努力。

你忽略了八仙塵爆會出事的真正原因是負責人舉辦這麼危險的活動。
你忽略了傷者之中有一些人其實跟你我沒什麼不同。

 

說到底,當我們心存偏見刻板印象時,便很容易落入認知偏誤中卻不自知。

 

那麼,究竟要如何避免這樣的知偏誤呢?
我必須說,很難。

在我們生活中,有各種事情要煩惱,許多時候腦子確實不夠用。
正因認知資源的有限性,所以生物體才會發展出捷思法與認知偏誤。

想要一探事實的真相,除了柯南外,我們須仰賴科學,尤其是行為科學。

 

透過嚴格操控各變數、排除偏差、進行真正的實驗研究,
才能逐步靠近所謂的事實或是真相,這個則是超級難。

很多領域都還在努力收集各種數據,分析各種犯罪模式,
也有好多臨床人員與患者正奮力研究如何治癒影響人類行為的疾病。

而我們,平凡的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多想一想。

 

我們都可能有認知偏誤、推論錯誤,這是可以被理解的;
但能不能,思考清楚後再謹慎發言,因為一句話可能傷了好多人。

對於未知的事感到恐懼,這是我們都會有的心境,
對於令人遺憾與難過的事,往往最先出現的是情緒。

 

我們可以做的是,個人保持客觀冷靜、確認參考資料的正確性、
聽聽該領域專家怎麼說、過濾各種過度情緒化的媒體訊息
——避免自己在思考偏誤的圈圈無法脫離。

以下有三項可以做與停止做的停看聽,分享給你:)

 

三種我們可以做的停看聽:
1.停止對某目標族群的「貼標籤」行為
(如:精神病患者有高度犯罪風險!塵爆受害者一定愛跑趴!)
2.認真看一看專家學者對事件的描述,並確認訊息正確度
(真金不怕火煉!正確的資訊絕對可被挑戰並且會有參考文獻)
3.嘗試聽聽不同的看法與觀點,突破自己從未想過的盲點
(與人討論讓視野更加廣闊、知識量更完整而豐足)

 

三種我們可以停止做的停看聽:
1.停止腦袋停止思考的習慣,也就是…好好的想一想啊!
(不能只是單向吸收,還要好好的消化一下才可轉換成營養~)
2.停止反覆收看/閱讀過度情緒化與言論偏激的評論或報導
(高度的情緒激發,會影響個人認知判斷)
3.停止只聽一方說法的習慣,那會使人過於狹隘
(複雜的問題永遠不會有簡單的答案)

12966512_10154181990758395_98077719_n

祝福我們,生活忙碌但不因此而判斷失誤,
願我們,嚴以律己而對人同理。

 

文/臨床心理師Alice    圖/NORTH SEVEN
————————————————————————————————————————————-

更多認知偏誤可參考:
1.李泳龍、楊永和(2005),公共事務資訊傳播之個案研究-媒體與民眾之認知偏誤,公共事務評論,第六卷,第2期。
2.網友整理:http://blog.jangmt.com/2012/06/cognitive-biases.html
幻覺相關文獻:Chapman, L. J., and Chapman, J. P. (1969). “Illusory correlation as an obstacle to the use of valid psychodiagnostic sings.”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74, pp. 271-280.

延伸觀賞:
電影《動物方城市》(Zootopia) 茱蒂兔兔警官記者會上的一席話。

延伸閱讀:如果有興趣更了解精神病患者與犯罪的關係
1.精神病患者不等於犯罪,歧視和不了解才是社會的未爆彈 李介文臨床心理師撰文
2.PanSci 科學新聞網 特輯:心智障礙與刑事責任之謎
3.奇摩新聞:不要急著叫他們「精神病」!剖析割喉案主嫌無差別犯行成因

 

來首籤詩吧!

繼2月底在文昌帝君廟抽到上上籤後,
米蟲姐又去了關渡人信仰中心的關渡宮請媽祖開示。

關於工作的事,讓我心煩又意亂,
終究還是自己心中在揪結,學校/醫院,兜擠?

遲遲沒有收到天主教醫院的通知,好切心QAQ"
看來是要把主力全部投在Sunshine惹…希望下週有好消息跟大家分享。

 

這次在關渡宮,先問媽祖可不可以給我求個籤,
前兩次不是笑筊就是無筊,弟子感到惶恐,於是跟媽祖娘娘說
「拜託一下~來一個聖筊就好!」

然後就有聖筊了耶~~~~~

蹦蹦跳跳的跑去抽了籤,是第五十五首上中籤

 

籤詩內文:
千倉米粟積如山
分惠飢貧事不難
勸子殷勤培善果
盛衰興廢本循環

籤詩解文:
天生富貴,家中米堆得像座山,拿來布施窮人也用不完!
奉勸閣下多積陰德,才能庇蔭子孫家道常興盛。

我一直想一直想,究竟問工作的事,抽到這籤兒該如何解讀才好。
同行的朋友不斷大叫說「媽祖說你天生富貴,安啦安啦!」

但是找工作跟天生富貴沒關係啊=3=

我便抱著相當疑惑的心情,慢慢回家,慢慢細想,
媽祖娘娘透過籤詩,想跟我說什麼呢?

坐在書桌前,將下週的履歷準備好,
轉頭看著那堆像小山的書,莫非…?

 

 

!難道這堆書,就是我的千倉米粟嗎?  「千倉米粟積如山」

關於心理學的知識,已堆積的有如一座小山,
拿來與其他需要這些資訊的人分享,也是分不完的。
我要更努力的與人分享、與人討論,幫忙解考古題積陰德,
精益求精、好還會更好,即便在考試後仍能熟稔這些知識,
或是放任自己耍廢、變笨、挫敗後的忘本,都是一種循環。

嗚嗚嗚嗚,好像懂了媽祖的意思。

準備,來寫考古題惹!!!!!

 

上榜

IMG_2873

恭喜胡蘋果小姐考上臨床心理師。(嗯?)

遲了幾天,才跟大家公佈這個消息,我有我的一些顧慮。
當國家賦予你形式上的身份、社會期許你有實質上的作為,
不得不更謹慎的踏出,披上白袍後的每一步。

還清楚的記得,去年中秋落榜時的落寞,
到了今年清明,即便上榜卻仍有一股悲涼。

 

一路上跌跌撞撞衝出滿是風沙與埋伏的山谷,
滿心期待見到美麗的草原,豈知僅有無限荒無。

只剩一塊字跡斑駁寫著「臨床心理師」的立牌
插在什麼都沒有的貧瘠土壤上。

 

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的負面情緒,我想主要的原因有三:
1.新手心理師的焦慮與不安。
2.北部求職真他媽的不順利。
3.鐵血般的風骨不能當飯吃。

1.新手心理師的焦慮與不安
研究所同窗好友吱吱說,她考上時也經歷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不安撞牆期,
原因是「這條路走到底了」。

我還在參透她這句話的意涵,但我好像略懂那種感覺,
過去無論是公私立研究所、不管進哪種領域的Lab,
努力衝刺的方向只有一個。

用最快的速度畢業,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考上執照。

然而,當這一切終於塵埃落定的都發生在你的生命中,
接下來,然後呢?

心理師之路不再只有單一方向,我們面臨100種的可能。

面對未來,面對不確定,我們誠惶誠恐,我們害怕,
是不是在這個分水嶺選錯了方向,就回不去了…
我們恐慌,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朝哪跨去,是正確的。

我同時也擔心,披星戴月的趕路,我裝備是否齊全了,
各種學程學分與實習證明,只是一種人人都應具備基礎條件,
我的能力真的足以擔負起國家考試院考選部賦予我的資格嗎?

所以我卡住了,遲遲躊躇不敢踏出下一不。
我很猶豫,猶豫著究竟我該往哪去。

2.北部求職真他媽的不順利
從兩年前持續關注各種心理師職缺,我就發現,
北部已經漸趨於飽和,而且薪資待遇被不合理的壓縮。

而我個人因為實在不愛兒心,也使得求職落腳有所受限,
再者還有一個令人感到無言的現象「具備PGY訓練尤佳」。

……也太好笑了吧,身為教學醫院你不開放PGY名額,
然後招募人員卻要求已有畢業後二年期訓練經驗,
那不就等於叫新手們通通去吃__。

另外是在求職時備受刁難與質疑

不曉得各位學長姐、前輩、先進們,是否還記得當年
初出社會時對自己的期許以及那份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

面試時,常被問到「你會什麼?」、「你可以帶給個案什麼?」
身為新手當然還有很多經驗不足與缺乏實務經驗的部份,
以及帶給個案什麼,我總要先了解及確認個案要什麼吧!

雖說後來考官表示,那是屬於面試常規的壓力測試,
但我覺得這樣刻意為難我們,並不會比較好。

也有人說,我第一次面試就去那個難度太高的單位,
越級打怪後會功力大增,但挫敗程度太大,
只讓我認真思考其實不適合也不應該做這行,
看是要陪酒還是搬磚塊,或許還能勝任愉快。

3.鐵血般的風骨不能當飯吃
這點實著讓我滿腹怨恨又討厭自己的無能為力。

最主要是不爽現今健保制度下精神科相當不合理的點數給付,
導致我們在員外(醫院)的眼中,就是個體虛多病的孱弱長工(心理師)。

做不了什麼粗活,又不能幫忙賺錢,根本就是賠錢貨來著。

另外是超肚爛畢業後二年期訓練的PGY制度,
我曉得這是為維護專業性,制度本身立意良善。

但你知道有個叫做蘇清泉的醫師+立委身份的旺拔蛋說要下修學歷嗎!

如果覺得4年大學+2年研究所+1年全職實習仍有不足,
必須還要再加2年畢業後住院訓練,到底憑什麼下修學歷阿乾。

另外就是有單位主張,二年期訓練的PGY不給薪,
那根本就是要我們做白工+吃土喝風了啊。

最賤的就是我親耳聽到某醫師說:
「PGY沒有薪水很合理啊,我們醫師訓練也沒有。」

你屁。

不要說我胡言亂語或是無中生有,自己的文自己爬!
[感想] PGY 選配
[感想] 北部熱門PGY醫院薪水大PK

我不戰職業,醫師的訓練以及需要的腦力與體力卻實超出我們太多太多。

但我只想卑微的請求,給個PGY訓練,然後支薪(至少35K)很難嗎!
難道就做不到嗎!(梅長蘇式的飆罵)

因為覺得這個制度對我們來說太靠盃,所以我本著
「老娘不爽不要做」的想法,從一開始其實便不打算待醫院。

只是在外流浪好一陣子,有計畫溜進學校走專輔,
跟諮商&社工人一起搶飯吃。

但仍舊得到恩師的勸誡:
「醫院總是你的優勢領域,要以醫院為第一優先考量吶~」

綜合上述各項原因,讓我整週煩到有剩。
也一度懷疑自己的角不見了,後來決定Let it go.

又不是沒有角就不能生活。

上榜後照理說應該要咖咖薰薰的過生活,
但大概是我杞人憂天、庸人自擾的想了很多。

感謝上天這時候排了四天連假,讓我跟全台灣的人一起耍廢。
明天開始就要積極+10、認真+10、誠懇+10的繼續求職。

上榜後的生活雖然跟之前沒什麼不同,但心境不一樣了。

祝福自己,找到方向後可以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跨出的每一步,勇敢而堅定。

我的角不見了。

或許,每個人都是一匹獨特而美麗的獨角獸。
那根角所蘊含的秘密與代表的意義,各有不同。

IMG_2843

我曾懷疑過,為什麼要有角的存在?
我也耗費好長一段時間,去探索這根角的意義。

我用紙膠帶將角貼出春夏的氣息,
我也曾在角上彩繪畫出秋冬的美景。

後來我的角吊掛著一盞油燈,身著白衣。
幾年過去後,我決定把油燈放下,將角塗上奶油色。

 

為什麼是奶油色?
因為我覺得這是一種帶著光澤與滑潤感,
同時具備溫暖與好入喉,容易被大眾接受,
中性,相當近人的顏色。

對了,這種顏色讓我感覺像是助人者一般的存在。

 

我的奶油色的角陪著我好久了。

遇到許多困境與難關時,它堅毅的與我一同挺過。
無論是研究計畫、治療記錄、衡鑑報告、實習、收案、論文
我們一起衝。

走過大大小小的戰場,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挑戰,
總在感到疲憊時,摸摸自己的角,還好它一直都在。

 

最近,我從挟著黃沙與落葉的峽谷走出,
總算不需戰戰兢兢的擔憂著是否會跌落,
也不用再害怕半路會什麼有埋伏。

我期盼著能走到大草原與更多美麗的獨角獸會合。

 

在走出峽谷後,卻看見一片荒蕪。
「這就是草原嗎?」

 

我疑惑,我錯愕,我難過。
我感到空無一物,我好像什麼都沒看見。

更可怕的是,我發現我的角不見了。
在這個近乎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我的角遺失在趕來的路上。

 

不能回頭找,也不敢繼續往前走,
失去角的獨角獸,頓時成了野馬。

沒有歸屬,沒有下一步,沒有自己的草原,
我害怕別的獨角獸認不出我,
我更害怕我再也不是獨角獸了。

我的角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