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茫

新工作就像是永無止境一般的忙碌,
前三週我都微笑著撐過去了。

以為自己就快要適應的第25天,
莫名其妙的在衡鑑室裡哭了三回。

一直用尼采的那句話:「知道為何,可以承受任何」
陪伴著自己度過每天加班到晚上九點的悲涼。

我覺得我需要的不是休息,不是加油,不是離職,
而是一個能夠討論的對象。

活生生的討論對象,討論報告內容、討論衡鑑建議、討論治療計劃,
討論怎麼在這看似無境的黑洞裡走下去。

 

下午從分院返回的路上,曾經一度萌生辭職念頭,
但這樣的我實在太沒用了。

說好的勤勞樸實呢?

然後晚餐吃著極度不營養的食物,
班上群組聊著彷彿跟我無關的出遊計劃,
突然很想到許多年以後看看…

 

看看自己是不是還會這麼辛苦?
看看自己能否釋懷某段日子裡的苦?

然後他說,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可以寫一本書
「能釋懷的勇氣」

得到這份工作時,我霎時間才明白,
為什麼老天要我的研究所四年走的顛簸。

希望未來我有那麼一天也會突然懂,
工作後的忙碌到底成全了什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