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開工

2015年1月2日,當全台灣都在塞車,以及四處充滿人潮,我選擇開工。

又回到那幢白色巨塔,穿上白袍,揹著收案工具,
在醫院的長廊裡快速走動。

應該有些人知道,其實我不喜歡過節,
一部份的原因來自去年的PTSD,
另一部份則是因為我他媽的沒個案快樂個屁。

當大家都嚷嚷著:聖誕快樂!Merry X’mas!新年快樂!Happy New Year!

我覺得很諷刺,畢竟最近生活中沒有什麼好開心好快樂的,
鬼日子中,只有Tear & Tear ,以及Tear。

因為真的很悲慘,所以要說三次QQ

沒有放假的心情,所以當我站在診間裡,是很愉悅的。
比別人多努力一個下午,只想等到在跨年夜或元旦時喝酒跌倒的人,
因為現在要收的病患組就是frontal的TBI或是tumor…

雖然今天醫院真的很冷清,而且我也沒有收到案,
可是開工的感覺還不錯,2015年,有一個勤勞的開始。

希望所有也很努力的人兒,會漸漸傳出好消息。
我們一起加油!

啦啦啦~last

論文研究收案來到最後25位。
[但其實還有30位再測、30位TBI臨床樣本]

呼~

不知道這樣的進度到底是順利還是不順,許多時候被陌生人大力幫助,
但也常常不知道明天 & 以及下一位受試者在哪裡,偶爾被焦慮淹沒。

很謝謝上帝多少有眷顧到。

最後25位當中,有18位桃園的名額,一直沒有來源,
上了PT版,也轉在Taoyuan版,只能衷心期盼有緣人~

當被關心起我的論文進度時,提起這樣的收案進度,曾被說過
「唉唷,很順利呢!」或是「喔~也沒這麼難嘛」

我就會默默的在心裡嘆口氣,然後不知道要怎麼回應。

靠…自己的力量與方法去找到300位願意花30分鐘幫忙你的人,
我一直覺得論文寫完後,根本可以轉職去賣東西或是拉保險了 囧rz

這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不時會有撞牆期出現,總告訴自己,接觸過這330人,說完360次的指導語,
對未來的執業生涯一定有幫助。

[其實相較於只要發問卷,在家裡等回收的同學,我根本就在安慰自己TAT"]

還是由衷感謝所有的受測參與者,因為有你們,
我相信這篇論文裡頭有很多的靈魂與精神同在,
至少在我寫完後,回頭想想這段期間應該也滿多精采片段的。

今天下午目前沒有任何人預約,打算去某個便利超商埋伏鄉親,
也想隨意路過參選人競選總部,問問看他們的便民服務有沒有涵蓋這一項XDD"

祝我好運吧!

images

收案最浪漫的事

如果你問我現在有幾個人,偷偷跟你說,我只要再找80個人。
算出來了嗎?現在已經來到一個驚人的數字。

短暫的跟黑色烏雲說掰掰,今天要分享收案中最浪漫的事。

我所認知,正規標準的心理測驗題目應該都是滿正式而嚴肅的,
(雖然每次問朋友與敵人有何相同之處,我都很想亂回答XDDD")

但手上這份遠自英國萊因河飄飄飄過來的測驗裡,有一道可愛題目
「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

200多筆資料中,不乏很多傷心的答案,例如親人過世、自己生病等等,
另外最常見的是結婚、生小孩、抱孫子等喜氣類的答案,
我也看過躲債、打仗、差點遇難、驚險逃生的奇特故事。

而截至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人,也就是大概百分之一的答案,關於愛情。

 

第一個是35歲的已婚男性,測驗過程中非常沉默少言,
當他回答到這個玄妙的題目: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
稍微想了一下,便在紙上寫下「初戀女友」。

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時耳朵悄悄泛紅了。

 

第二個是40歲的男性,未婚,一樣是走靦腆害羞少言路線的大哥,
他寫到這題時,想都沒想就直接寫下「初戀,分手」。

然後在測驗結束後,問我一個問題
「有沒有人因為生命中經歷很重大的傷害後,個性變的…嗯…不太一樣」

我沒有給他答案,
但我用一個笑容表示「我懂」。

 

今天我遇到算是第三個(吧),答案還滿特別的。
一位87歲的爺爺,有碩士學歷,沒錯,你真的沒看錯,87歲的碩士。

之前曾收過22歲的小屁孩只有國中畢業,我打從心裡感覺爺爺很猛啊!

爺爺在紙上寫下「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和女友約會的時光」

 

頓時覺得爺爺嚴肅的臉剎那間都可愛起來,內心深處應該開滿小花吧~
不知道究竟是怎樣美好的時光,會讓人活到87歲時回憶起來,
還會認為是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我也好想有這種體會。

更耐人尋味的是,爺爺寫的是「女友」而非「老婆」,
我可以腦中小劇場自行發想與運轉嗎XDDD"

 

案子會繼續收下去,
我也會繼續收集每個人,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事,

你的呢?你最印象深刻的,是什麼呢。

近況

收案人數已破160,不過不想讓太多人知道這件事,
除了喜悅的心情外,還加載了其他更多複雜情緒在其中。

週二收案完後,累到恍神不小心騎車自摔,小腿留下了可怕的瘀青,
我才發現我真的累了。

今天一早又奔回宜蘭,接著在下班的車潮中回台北,
到家後即使餓到胃都有點痛,我仍堅持要先睡一小時再起來覓食,

真的很累很累…

大部分的時間裡,我清楚知道自己這麼辛苦與努力的原因是什麼,
只是在些許的片刻,會懷疑究竟要逼自己到什麼程度以及「值得嗎」。

其實我以為,讓自己很忙、很累、很充實,就可以不用去想那些事,
結果現在的局面是,即使已經累到沒力,腦中還是圍著那些事打轉。

我還好,只是睡的比較少、吃的比較少,其他一切都好。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 4:鄉下收案,一種勤勞樸實的美感。

AM05:55驚醒,發現陽光已從窗外透進來,
深怕自己睡過頭會錯過受試者,一路奔向浴室盥洗。

出來後泡著咖啡,才發現我早起了…。

帶著收案道具與一早的乾淨心情開著車,降下所有車窗,
鄉下一早的空氣,很讚阿!

來到洽談好的國小裡,沿著校舍走廊來到快被遺忘的工友室前,
教務主任跟我說抱歉無法出借教室,但教室外桌椅全提供使用。

拿起抹布擦去一層層厚重的灰塵,挪動那張已經被報廢許久的辦公桌,
將桌子移到最涼爽又不被日曬的好位子,前後各放張椅子。

「早安」模擬著前方有位早起的鄉親,練習打招呼。

將所有測驗工具放到最適當的位置,拿出記分紙及碼表,
開始了,收案人生。

IMAG4072

 

 

 

 

 

 

 

 

 

 

 

 

想著兩週前,凌晨三點起床回宜蘭,跟晨起運動婆婆媽媽們打招呼,
連續台北-宜蘭奔波三趟,只為跟教務主任碰上一面,借用教室,
跟鄉親打聽村長的住家,然後在神秘包廂中找到一手拿著酒杯微醺的村長。

終於能夠坐在小小的國小裡,吹著涼風,等待受試者的到來,
前面那些經歷,怎麼想都還是很有趣,雖然我媽可能不懂她女兒到底在幹嘛,
但我想,也許我滿適合下鄉服務的。

不久,一位面無表情的替代役前來開校園內各處的教室門。

「早安!」

「早安。」

他看起來好像沒有很訝異我的出現(真的很面無表情欸)
經過我巴啦巴啦的一番解釋,他依舊沒有表情。

只留下淡淡一句:「工友來了妳再跟他說。」

繼續回到這張即將坐一整個禮拜的椅子上坐好,
等待約好的時間受試者會出現,也左顧右盼看看工友先生上班沒。

大概兩分鐘過去,一個綁著帥氣頭巾,騎著公路車的帥氣阿伯出現。

「早安!」爽朗的氣息與招呼。

「早安您好。」我也客氣的洋溢著笑容回應。

「妳就是那個研究生?」

「是的,這個禮拜我都會在這,不好意思打擾了」

 

「不會,只是我以為妳會再過去一點,主任說妳不會影響到學校事務進行」

「啊…很抱歉,我以為可以在這裡,我馬上移開」

「沒關係,妳今天就在這裡吧,明天…再過去那裡」
爽朗頭巾阿伯帥氣的用食指與中指比向遠方。

「嗯…(靠盃超遠),好的」

「我是這邊的工友,有缺什麼盡管跟我說不要客氣嘿!」

然後阿伯又跳上他看起來很厲害的腳踏車騎走了。
怎麼辦,有點感動啊~

後來早上的個案們全數都準時報到,
其中有位太太做完測驗後,告訴我她要把受試者費100元捐出去,

原因是:「阿妳不是在做學術研究,這個很辛苦我知道。」

將個案們做完後,我抱著一大疊傳單
(還是用hp原廠墨水閘一張一張印出來的!!)

一戶一戶按門鈴,說聲不好意思後,使出最會的招數—推銷
邀請鄉親們收下傳單,至今雖無人參與,但有位抱著孫子的阿公跟我說:
「小姐妳一個人喔?這麼熱,辛苦捏。」

 

雖然自己扛著行囊們有點累,
搬著笨重桌椅姿勢有點不雅,
被吩咐不能離教室太近時有些緊張,
外頭太陽有點大,整個人又黑一些,

但是這一切

在被關心時,

頓時間充滿勤勞樸實的美感。

 

謝謝各位,這是我的畢業論文,
我不努力,不會有人幫我努力,
可是有你們的關心與參與,我就能不斷持續前進。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3:絲瓜棚下晴朗的笑容

昨天沒有發文,本來想說看完電視、洗完澡再來寫,
結果晚上九點看了緯來首播的「十二夜」,

我在無人的客廳裡嚎啕大哭。
抱著衛生紙,眼眶止不住的淚水與鼻酸,
沒有什麼對話,只有簡單的字幕,但依舊令人淚崩。

哭到手機響了,一接起來還在哭,快把對方嚇壞了…

「一接起來妳就在哭,我以為…我有傷妳傷得這麼深嗎?」

太好了,以後每通都要哭給他聽(筆記)

後來哭到眼球好痛,就提早休息去。

 

昨日星期天對很多人來說,是個持續放空與放鬆的好日子,
可惜我內心總止不住的焦慮與盼望。

多麼期待正式收案日的到來,卻也好擔心好擔心受試者變鴿子。

禮拜六晚間,小阿姨傳了非常誘人的行程給我,
禮拜天去威秀看電影、再去吃日式料理、下午去看展覽、晚上看音樂劇
還順便揪了一群朋友要給我當受試者!

我媽一直打電話來催促我回台北赴約,
但我很確信那只會是一場吃很飽的飯局。

這麼玩耍的行程,怎麼可能有時間讓我每個人耗半小時收案啊!

於是我忍痛回絕,選擇在宜蘭待著,望著晴空。

幾日住下來,宜蘭在我視網膜中的記憶,
大多是清澈的藍色、青翠的綠色與鮮豔的黃色。

開始喜歡鄉下的氛圍,緩慢步調,一切從簡,
偶爾走到田間偷用網路,被蚊子咬個半死,卻很滿足。

老爸在週日的午間從台北騎車回宜蘭,我看到他好開心~

除了因為有人會幫忙煮菜^O^
之外,老爸總會從老家的倉庫找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來修。

這次他拿著壞了好久的灑農藥器具,跟隔壁大叔討論要如何修復。
兩個人就像孩子般在拆卸玩具一樣,當成功噴出水花時,他們都笑了。

我拿著手機在旁邊的絲瓜棚架東拍一張西拍一張,
來不及記錄兩個已經年過50歲的大男孩臉上出現興奮的笑容。

鄉下,一個有很多錢卻不一定能夠隨時滿足慾望的地方,
你會發現用最原始的生活方式,靠近內在最真實的自己。

IMAG4059

姐在宜蘭的日子Day 2:阿嬤神邏輯

昨晚發完網誌後,穿上依舊VANS我在田園間慢跑。
伴著夏夜的涼風與月色,跑在鄉下才有的渠溝河道旁,
一種說不出的愜意,

尤其,當你經過豪華農舍,看著屋內金黃色的燈光,
突然從木色的柵欄衝出一個黑影,

汪!汪!汪!

首先是姐的一聲破碎尖叫,然後對著那隻土狗大罵:「臭狗叫屁啊!」

真討厭,鄉下就是有這種壞處,趁我最沒有防備的時候,
被看門狗給嚇個半死。

原先預定要從相同路線折返跑,立馬決定要繞一大圈,
管他會迷路還是跑著跑著就跑去羅東也沒關係,超討厭被狗嚇的啦>Λ<

後來跑著跑著,竟然就跑回家中,沿路除了被狗一嚇之外,
其他時間都沒有休息,我現在已經可以連續跑4K!

今晚要繼續努力,至少衝7K,順便再次挑戰4K不休息。

跑步後洗完澡,我拉張椅子繼續坐在田野之中玩手機,
一直到12點,順利與掛念的人通完電話才去睡。

今早我是被吵醒的,鄉下的鄉親們真的很勤勞耶,
六日也不睡晚一點(呵欠)

吃完早餐後,阿嬤找我一起去市場逛逛,
為了方便採購食材,決定在出發前巡視一下冰箱,
沒想到這根本就是觸發地獄ㄆㄨㄣ桶的開關。

我在冰箱挖出至少三鍋的稀飯、吃過的醃漬醬菜N盤、不知民國幾年煮的滷肉
表面已經長出神奇蕈類(?)的炒蛋、唯一可以肉眼辨識的煎魚…

我全部都倒入一個盆子裡,阿嬤在旁邊不斷跟我分享
「這是你二伯那天帶來的、你堂姐上禮拜煮的、這是之前誰誰誰…」

我很疑惑冰箱裡怎麼會冰著看起來有四人份的菜色,
阿嬤說,她都會怕煮不夠吃,所以每次好像都會剩。

接著跟我說,昨晚剩下的地瓜葉(約莫兩人份一餐量)也丟了,
畢竟都放了一晚。

我心裡murmur,放了一晚應該還好吧~

但想到,要吃的話菜園裡隨時有新鮮現拔可現煮的地瓜葉,
都已經放了一晚的,就順阿嬤的意說掰掰囉。

最後清到那盤唯一可以用肉眼簡易辨識出的魚肉,
我還在想著要丟進廚餘桶還是拿去外面替野貓加菜,

此時阿嬤也看到了那一盤,跟我說:
「那盤是你阿爸上次回來煎給我吃,很新鮮,可以放著再吃幾天。」

=口=”

完全無法理解,難道這就是傳說中『阿嬤的神邏輯』!

放了一晚的地瓜葉不能再吃了,
已經煎過放在冰箱至少一週的魚肉,妳說很新鮮可以再吃幾天,
我怎麼想,就是想不透啊啊啊啊啊。

但為了不忤逆老人家的珍惜愛物的心理,
我依舊乖乖的將魚肉再度冰回冰箱。

然後上菜市場去。(還記得我們要去菜市場買新的菜嗎?)
聽說這幾天台北下大雨,但宜蘭的天氣真是好到想要裸體奔跑。

我陪著阿嬤市場還沒走半圈就想回家,阿嬤也說沒啥好買的。
祖孫兩人就趕緊跳上車吹冷氣返回老家。

又到了中午時刻,赫然發現兩個阿呆什麼都沒買啊!!!!!!

不知道是自己腦殘還是被熱昏頭,總之後來又在艷陽下到菜園裡拔茄子,
15分鐘後,吃著醬油燉茄子,以及早上大伯父熱情相贈的一塊川燙三層肉,
簡單的算是解決一餐。

午飯過後,阿嬤拉著我,說要去姨婆家坐坐。
我說:「妳知道路我們就可以去。」

在路上我問阿嬤怎麼突然想去拜訪姨婆,
阿嬤用了非常理直氣壯的聲音跟我說: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憨孫,姨婆家有種菜,我們去找她拿菜呀~」

好的,其實77歲的阿嬤腦袋還是非常清楚能夠進行計算的。

抵達姨婆家後,發現她真的種了許多好東西,
香瓜、火龍果、川七、匏瓜、大黃瓜、九層塔、木瓜、香蕉等。

忍不住在姨婆家東拍拍、西拍拍。

PhotoGrid_1406357756243

 

 

 

 

 

 

 

 

至於祖孫倆這回是否收穫滿載呢?嘿嘿嘿…